铁天鹰将烟火箭令扔了出去,飞向高空,他挥手间,身形像是在跨过一片烟尘爆散的轻尘,口中道:“这么些年了,你还是些毫无长进的把戏。”

十余年过去,樊重自然并非毫无长进,他敢于来到福州、甚至以身为饵引对方出来,便是因此这十余年间他虽然开始享乐,但在武艺上向来刻苦、勤练不辍,如今在外界,也已经称得上是宗师身手——樊重自然明白这样的宗师名不副实,但作为往日里六扇门总捕这样的打手而言,人们一生能够达到的技艺顶峰,大概也就是这等层次了。 再往上走,如刘大彪、周侗、林宗吾之类以武入道的人物,六扇门不过是施以计谋、围而歼之即可。

但这一刻,铁天鹰头上白发苍苍,但他手中的长刀至刚至简,在成为朝廷高官、“养尊处优”数年之后,他的刀法,竟隐隐的踏过了那道普通人绝难踏过的门槛,有了从心所欲、诸法归一的痕迹。

樊重笑起来。

他明白了对方方才话语中的涵义。

人到老年,他想要向昔日的同僚展露自己的成就,而这成就,事实上也绝非官位与所谓人格上的不同,还有这肉眼能够看到的、武艺上的精进。作为曾经六扇门的吏员,此时的他,甩开所有人,踏入武道宗师之境,这也是他愿意以身赴险的一大筹码。

而这一刻,茶棚后方不远处有土坡遮挡的小树林处,一道身影已朝着这里,狂飙而来,甚至再再远数丈的方向上,有更大的动静正在掀起。

那最前方冲来的,正是“神僧”吞云。

更远处的,则是武艺再逊色些许的数名绿林高手。

以朝廷今日在城内的掌控,铁天鹰的烟火令箭升空后,援兵确实会在不久之后赶到,然而,集他与吞云的力量,再加上数名一流高手,于数息内强杀掉铁天鹰,便是他们今天要赌的事情。

众多动静响起的一刻,铁天鹰自然也就明白了这一刻,他只是冷笑,步伐跨向前方,惊人的杀气,笼罩了樊重。

宋小明原本是他培养出来接班甚至送终的弟子,这一刻,仇人已在眼前。

樊重咽下口水,放空心神,迎了上去。

而视野一侧,吞云未至。

就在那道身影狂飙而出的下一刻,土坡后方又有罡风呼啸而出,一柄长枪掠过土坡,至刺吞云后背。吞云步伐一变,躲过长枪,一道身长、腿长的女子身影也从那边以全力奔出,拦截向他,正是擅使五步十三枪的岳银瓶。

而在银瓶身侧,另一道身影咬紧牙关,一时间甚至爆发出了比她更快的速度,口中大喝着,径直奔向了樊重这边。

——岳云。

“敢分心——”

砰的巨响——

刀罡斩来,樊重持扇猛退,他想要摆脱铁天鹰,但那杀气锁定,令人窒息。只听对方暴喝:“都是老夫玩剩下的东西,你也敢出来献丑——”

视野那头,岳云全力催谷,冲得最猛,转眼间已到近处,要与铁天鹰一道,先围杀了他。而吞云和尚果然厉害,那身形狂飙,飞扑之中拉近了与岳云的距离。

转眼间,三道身影都冲了过来。

这一刻,樊重持铁扇、铁天鹰挥刀、岳云使拳、吞云铁袖挥砸、银瓶持枪,五大高手转眼间冲撞在一起,打杀之中,将那枯木结成的茶棚冲得爆散开来,飞舞向旁边的道路。

两个挑着担子路过的农夫心惊胆战地看着这一幕,更远处还有数人挥舞刀枪而来。

……

更远一点的黄土路转角。

一名满脸哭丧晦气的年轻人与另一名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中年绿林人正并排着朝这边走过来,看见了令他们震惊的这一幕情景。

在他们的后方,身强体壮的矮个子小魔头拿起一块花布,将自己的脸蒙了起来,他看着街道上厮杀的景象与那挥舞长刀的白发老者。

与自家军师说的无异,那个叫做陈霜燃的下贱小妖女,打的果然就是这么点不入流的主意……

军师牛逼,军师漂亮,军师真可爱啊!

他冲前两步,将脚下步伐稍微犹豫的年轻人一脚踢飞出去,让对方摔了个狗啃泥。

“走啊,你们家老大在哪呢……”

口中凶残大喝。

“告诉你们,找不到人,你们也得死——”

前方在打架,他便要比那群人,打得更狠一点!吓死这帮王八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