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后摇了摇头,故作叹息了一声。

“这次皇后的行为是真的是有些过分了。”

“可怜见的小丫头,无缘无故地就被皇后抽打。”

丁叶晴看了太后一眼,眼里极快地划过了一缕怨恨的神色。

那小丫头可怜,难道自己就活该被郑旖旎抽打了么?

郑旖旎的眼里更是带上了一丝讽刺。

如今太后嘴上倒是可怜起那个小丫头了。

然而太后平时对那些小丫头,可是动辄大骂的。

“圣上可是万金之躯,皇后怎么这么没有轻重,连圣上都打了?”

太后很心疼,这次的话是真的带上了怒气。

东方离听了太后的话,更是一脸不善。

“太后也知道,那样的情况下,难免会波及他人。”

郑旖旎也做出了委屈的样子来。

“这么说还是朕错了?朕那时候不该在出现在御花园?”

如果可以的话,东方离只想杀了郑旖旎。

尽管那几鞭子是误抽的,东方离心里也记下来了。

即使是在他羽翼未丰,不被先帝重视的时候。

也从来都没有被人这样对待过。

昨日的事情,在东方离的眼里很耻辱。

“臣妾可没有这么说。”郑旖旎自然不会承认。

东方离眼里一片阴沉,甩了甩袖子。

“要不是你胡作非为,哪里来的这么多事情?”

“臣妾抽那个小丫头,可是有理由的。”

郑旖旎才不会把这个锅背在身上。

说这话的时候,不着痕迹地观察着太后脸上的表情。

太后有些意外,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头。

“哦?皇后见到那个小丫头就抽,还有理由了?”

不动声色地质问了郑旖旎一句。

郑旖旎倒是不慌不忙地,淡淡地看着太后。

“儿臣身为皇后,理应管理好宫中的大小事物。”

“这个小丫头图谋不轨,难道儿臣还不能教训她了么?”

太后的眉心跳了跳,心里安定了下来。

故而生气地看着郑旖旎。

丁叶晴也有些吃惊,意外地看了看郑旖旎。

“那小丫头图谋不轨?皇后这话是什么意思?”

太后可不相信,郑旖旎能说出什么来。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郑旖旎的态度也非常坦然。

“既然皇后这么说,想必手里是有证据了?”

见郑旖旎一直绕着这个问题打转。

太后换了一种方式循循善诱。

“没有。”郑旖旎的回答倒也干脆。

太后和东方离几乎都要被郑旖旎的回答给气笑了。

“没有证据?那皇后不就是乱打无辜了?”

郑旖旎也不恼怒,只是淡淡地看着太后和东方离母子。

丁叶晴一直在东方离的旁边没有说话。

“郑旖旎!你还有什么话说?”

这样的女人,实在是不配坐上皇后这个位置。

“其实也不算是没有。”郑旖旎没有理会东方离的质问。

“只是现在还不能拿出来罢了。”

自始至终,郑旖旎都是不喜不怒的样子。

一副旁观者的表情,似乎这里的一切都和自己无关。

看的丁叶晴的手指不由得紧了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