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丫头看了看丁叶晴。

随后垂下头,一句话都没有说。

身上的衣服已经被郑旖旎手上的鞭子抽破了。

丁叶晴怒视着郑旖旎,眼里满是不赞同。

“皇后娘娘这是在做什么?为什么要为难一个小丫头?”

“贤妃这是在质疑本宫?”

一个小小的贤妃,敢这样和皇后说话?

丁叶晴这才想起来,郑旖旎还有一个皇后的身份。

“臣妾不是这个意思。”丁叶晴退后了一步。

“那贤妃是什么意思?本宫教训一个宫婢,贤妃还想拦着?”

郑旖旎似笑非笑地看着丁叶晴。

“既然入了宫就要守规矩,本宫看贤妃的规矩似乎没有学好。”

丁叶晴的脸色很难看。

小丫头不自觉地往丁叶晴的身后缩了缩。

殊不知她的一举一动,都已经被人看在了眼里。

“贤妃以下犯上,丁大人就是这样教自己的闺女的?”

郑旖旎漫不经心地开口道。

说出来的话,却让丁叶晴头脑发热。

“娘娘身为皇后,就可以不明是非,随意折磨宫婢了?”

“若是圣上知道了,定然也不会认同娘娘的行为!”

丁叶晴义正言辞道,甚至搬出了东方离开。

“贤妃这是对本宫不满意?”郑旖旎的嘴角勾了起来。

不小心对上了郑旖旎的目光,丁叶晴却只觉得心里冒着寒气。

“臣妾只是……啊!”

丁叶晴没有说完的话,再也没有说出口的机会。

郑旖旎拿出金鞭,二话不说地就往丁叶晴的身上抽了去。

“娘娘!”丁叶晴的丫头惊呼。

想要上前去帮丁叶晴挡着。

然而慌乱中不小心踩到了一颗石子。

不仅没有挡着丁叶晴,反而撞了她一下。

郑旖旎眼里闪过一丝光芒。

若有所思地看了那个小丫头一眼。

小丫头也察觉到了,原本就是低着头的。

这下子,小丫头的头更是低到了胸口。

丁叶晴朝着郑旖旎的方向倒了过去,正方便了郑旖旎。

鞭子毫不留情地落在了丁叶晴的身上。

哪里疼郑旖旎就抽的哪里。

丁叶晴不肯在郑旖旎面前示弱,咬着牙忍受着。

可即使丁叶晴已经把下唇咬出了血,还是泄露出一丝声音。

旁边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似乎是有人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已经走过来了。

“住手!”气急败坏的声音响了起来。

有女主的地方,男主肯定会在附近出现的。

郑旖旎早就已经习惯了。

装作没有听见一样,郑旖旎继续扬起鞭子抽了丁叶晴几下。

连东方离都有几次差点被抽到了。

“郑旖旎!你在做什么?还不快停下来?”

东方离怒斥道,郑旖旎停止了拿鞭子抽人的举动。

小心的查看着丁叶晴身上的伤口。

鞭子的痕迹并不深,看起来却有些触目惊心。

“圣上这是做什么?”郑旖旎明知故问。

“真是反了天了!谁准你在宫里胡乱地抽人了?”

被东方离碰到了伤处,丁叶晴个有些疼。

没忍住哼了两声,东方离怜惜地抱着丁叶晴。

“圣上莫不是忘记了?这可是先帝赐给我的鞭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