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私底下给了他好处,让他吹耳边风的。

郑旖旎端起茶杯,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茶。

李公公抬头看了郑旖旎一眼,几乎都想要吐血了。

皇后娘娘说的有事,就是要喝茶?

“娘娘,再不去就来不及了。”忍不住提醒了一声。

“怎么,本宫怎么做事,还要你教不成?”

郑旖旎放下了茶杯,冷冷地看着李公公垂下的头。

李公公不说话,心里却是等着看好戏。

这么长时间没有过去,圣上不发火才怪呢。

郑旖旎磨蹭了一炷香的时间,才扶着站起身来。

“不是说圣上找本宫么?我们走吧。”

李公公跟在郑旖旎的后面,一起去了太后的永寿宫。

永寿宫的宫人还没有进去通报的时候,郑旖旎就直接进去了。

还没有进去就听见里面说话的声音。

“真是无法无天!朕让她过来,居然耽误这么长时间!”

“皇后是有些不像话,哀家再让人去催一催。”

东方离和太后的语气都很不好。

不用看也知道,他们的脸色一定很难看。

“太后要催臣妾什么?”郑旖旎端着笑脸走了进来。

一副对太后和东方离的话一无所知的样子。

丁叶晴看到郑旖旎,眼里也闪过了一丝愤恨来。

即使位份没有郑旖旎高,丁叶晴也没有对郑旖旎行礼。

东方离和太后就像是没有看见一眼。

郑旖旎也没有和丁叶晴计较。

“皇后!你总算是来了!”东方离恶狠狠地看着郑旖旎。

“难道不是圣上请我过来的么?难道是李公公刚才传错了话?”

郑旖旎故作不解,李公公却是满头大汗。

“让你去找个人,怎么去了那么久?”东方离迁怒地看向了李公公。

等了这么一会儿,东方离心里的火气就更大了。

“圣上明鉴,奴才的确是去请娘娘过来了,只是娘娘……”

李公公有些为难,话也只说了一半没有说完。

他是去请了皇后娘娘没有错,可不代表皇后娘娘会听他的啊。

太后看了东方离一眼,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么?

正事儿都还没有开始说呢。

“皇后,你可知错?”太后质问郑旖旎道。

郑旖旎很惊讶:“还请太后明示,臣妾做错什么了?”

装作无知的样子,看得东方离更是不满。

“你还不知道你做错了什么?”

丁叶晴抓着东方离的衣袖不由得紧了紧。

东方离安抚地拍了拍丁叶晴的后背。

“皇后,你这次是真的有些过了。”太后叹息着摇了摇头。

太后眼里闪过的失望,也被郑旖旎捕捉到了。

证明了自己心里的猜测,郑旖旎反而更是轻松了些。

“昨日在御花园,皇后无缘无故地,就拿鞭子抽一个小丫头。”

“贤妃不忍心出面阻止,皇后居然连贤妃也一起抽。”

若只是小丫头的话,谁也不能说什么。

可丁叶晴这个贤妃却是有品级的,也造了金册。

哪怕郑旖旎是皇后,也没有权利随意大骂折辱丁叶晴。

郑旖旎的嘴角弯了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