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罗云道:“可是部族长老大会决定的事情,也不是说拒绝就拒绝。你早就到了成亲的年龄,不能一直这样孤身。真羽部需要继承人,所以......!”

“你的意思是说我老了?”乌晴汗冷冷道。

叱罗云忙道:“不敢!”

“见过雄鹰的人,如何会在意翎雀?”乌晴汗轻叹道:“我并无想过要嫁人。过些年从部族中挑选出真正有本事的人,将汗位交给他就可以。只要让百姓能过上好日子,谁是汗王并不重要。”

叱罗云一怔,便在此时,却听到附近传来几声咳嗽,她几乎是下意识地拔出腰间佩刀,宛若母豹子窜到声音处,厉声道:“是谁?”

乱石堆的缝隙众多,里面道路交错,那声音却是从边上的一处通道发出。

乌晴汗脑中立刻想到当年的情形。

当年她与秦逍也是在这里躲避风雪,却遭遇了贺骨的游骑。

她也是拔刀出鞘,迅速过去。

风雪虽大,却未天黑,上方缝隙有微光透进来,叱罗云却是看到面前狭窄的空间里,有一人正窝在其中,穿着厚厚的羊皮袄,戴着毡帽,昏暗之中,一时也看不清楚他的面庞。

她动作矫健,往边上绕了一圈,确定只有这一人,微微宽心。

草原上也有不少流浪者,遇上风雪天气,找地方躲避也是常事。

“你是哪个部族的?”叱罗云依然不放松戒备。

却听那人打了个哈欠,并不回答。

叱罗云皱起眉头,便要上前,乌晴汗却是探手拉住。

“这周围并无牧场,你从哪里来?”乌晴汗问道:“要往哪里去?”

那人却似乎刚刚睡醒,含糊不清道:“我从很远的地方来,在这里等一个人!”

“等人?”乌晴汗蹙眉道:“等什么人?”

“等我心爱的人。”那人道:“我很多年没有见她,只想着等到她,亲自和她说几句话。”

叱罗云道:“要和她说什么话?”

“我想和她说,我一直在思念她。”那人道:“而且她当初对我有一个承诺,我要等到她,让她兑现承诺!”

“什么承诺?”叱罗云好奇道。

那人却再次打了个哈欠,并不理会。

乌晴汗却是凝视那人,问道:“她可知道你在等她?如果没等她,你怎么办?”

“那就一直等下去。”那人道:“我相信她一定会来。”

叱罗云忍不住笑道:“你又不是神仙,怎能断定她一定会来?”

“我虽然不是神仙,但我和她心心相连。”那人缓缓坐起身,却是低着头,依然难以看清楚他面庞:“我知道她一定回来,而且也确实等到。”

乌晴汗死死盯着那人,猛然间身体一震,声音已经微微发颤:“你......你等的人叫什么名字?”

“真羽乌晴!”那人缓缓抬头:“她曾经是真羽部塔格,如今却是威名远扬的乌晴汗!”说话间,那人却是缓缓抬头,声音变得柔和起来:“塔格,一向可好?”

乌晴借着微光,却已经看清楚那人的面庞,一脸惊骇,失声道:“秦......大......大皇帝!”

“不是大皇帝,是向恭!”那人站起身,笑道:“塔格难道忘记了我的名字?”

乌晴汗万万想不到,出现在他面前的人,竟赫然是大唐天子秦逍。

大皇帝本该身在金碧辉煌的大唐皇宫之中,谁能想到他会在风雪之时出现在乱石堆?

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真羽乌晴只觉得自己如在梦中。

叱罗云也意识到什么,呆若木鸡。

却只见秦逍还不上前来,柔声道:“塔格可还记得当初对我的承诺?”径自上前,将兀自震惊的真羽乌晴揽入怀中。

叱罗云却是异常乖巧,立刻转身,快步离开。

“你.....你怎么会来?”真羽乌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泪滚落,“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

秦逍抱着真羽乌晴的娇躯,轻笑道:“你是草原上最美丽的花儿,我有怎能忘记?让你等了很久,是我的错。只是你对我的承诺,不能忘记!”

“什.....什么承诺?”

“记得当初我领兵去铁宫之前,你答应过我。”秦逍凑在真羽乌晴耳边,低声道:“你答应过,只要我安然回来,你会让我摸一摸你的大屁股,我现在就是要你兑现承诺。”

真羽乌晴面颊一红,道:“我说话算话。可是.....可是你只想摸到我的屁股吗?”

“当然想要更多。”

“那就......那就去找【真锦衣沙漠】,那里有更多!”乌晴汗低声道:“你懂我的意思吗?”

秦逍轻吻了乌晴汗的面面颊,一只手已经贴在她的翘臀上,道:“我明白,去找【真锦衣沙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