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呀!没爆炸呀!班长!这他妈跟好莱坞大片里演得不一样啊!把哥们儿白吓了一回1双手抱着头,严严实实地压在魏立功身上的马晓川竟然不顾场合地苦笑了起来。

他随即若无其事站立起来,冲着班长,又不正经地扯起淡来:“我说班长呀!这回你可把我给吓坏了,我的小心脏现在还扑通扑通不停地跳咧!回去后,你得把你雪藏了快一年的那瓶好酒拿出来给我压压惊,这回你可不能再小气了……”

“别扯淡了了1后站立起来的魏立功随即阻止了马晓东进人扯淡模式,他对这个当了八年兵的副班长简直无语了。

不过想起刚才在那凶险关头,马晓东那反常的朝自己身上一扑,用自己的身体为自己挡住了危险,心里还是很有些感动的。

但是无论如何,此刻不是哥们义气战友情深的时候,毕竟,危险还没有真正解除。

“赶紧警戒,寻找有利地形——,敌人肯定还在附近。”魏立功没有再理会马晓川,而是脸色一肃,朝他命令道。

此时的他,再也不是平常嘻嘻哈哈一脸和蔼的模样儿,而是一名上了战场,面对凶险,板着脸,令行禁止的指挥官架势儿。

“敌人,哪有敌人?”马晓川可依旧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和平年代久了,他一时还拐不过弯来,无法即刻进入到战争状态。

“敌人在哪儿?敌人在哪儿?难道敌人还会站在你面前,告诉你他是你的敌人吗?啊?”魏立功怒极,没想到和平年代久了,士兵们居然这么没有战场意识,没有危险意识。

在班长的严厉斥责下,马晓川这才持着八一步枪,跑到凌松和那名新兵隐蔽伏击的地点,三人随即占据了附近有利的射击地形,一个个俯身隐藏好,做好相应的射击准备。

魏立功却并没有马上离开,但见他从兜里掏出一根细线,一头系在那根细铁柱上,然后边后退,边放细线,直退到另外三名士兵隐藏的土坡后面。

“班长!你这是干啥呀?”马晓川侧过脸去悄悄地问。

“引蛇出洞1魏立功也俯下了身子,手里拉扯着那根细线回答道。

“蛇?这哪有蛇?”那名新兵不明就里,慌忙四顾。

“就是敌人,马上就可以看到了。都他妈隐蔽好,眼睛给老子瞪大一点,准备战斗。”魏立功一句话,把所有人的好奇心暂时都压了下去。

但是这三人抬头望了望茫茫的高原,别说敌人了,连只鸟也瞧不见。整个高原依旧如死去了一般寂静,毫无一点生机,也无一丝响动。

“班长!到底咋回事儿?”马晓川还是没搞清楚状况,他对班长的这一举动,也不是很明白。

“老马,你想啊!这群王八羔子埋地雷暗算咱们!那他们肯定就在附近等待查看战果呢!好!老子现在就把他们给引出来,看看到底是哪路妖魔鬼怪。”魏立功脸色坚毅,咬着牙狠狠地说道。

听见班长如此说,马晓川顿时目瞪口呆,想起刚才的一幕幕,不禁一身冷汗:“班长,你是说,你是说有敌人就埋伏在咱们附近?”

“那你以为呢?”魏立功没好气地白了一眼身边这位后知后觉的副班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