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多的“黑户”,对于玄阴城来说这足以说是一次大规模人口调动了。

何墨警惕道:“这么多人,你是怎么瞒住各个祥云车站的?”

他可不信,鹰扬真那么手眼通天,将凡间的祥云车站给疏通了,要知道,妖族在仙界毕竟还是属于低人一等的存在,他们的身份要想与真正的仙人平起平坐,还需要一段时间的血脉融合。

鹰扬神神叨叨凑到何墨耳边耳语道:“这个嘛,没走祥云车站。”

“没走?”

原来,随着仙凡通道的进一步扩大,已经有不少制作简易的交通工具可以使用,就在南部仙界的落霞城中,就有一些能人巧匠,设计了款模仿祥云车的飞行器。

其实按照那模样,何墨更愿意称之为山寨波音747,完全就是个大飞机的外壳。

只不过或许其内部能源装置采用了一些妖术或者仙法手段,外壳上有了法术加持,如此一来,也能在仙凡通道内穿梭——只要拿上鹰族的通行证就可以了。

在那些审核官员眼里,这不过是妖族异想天开给凡间前线送去补给的新手段,事实上,这也是这奇怪飞行器的目的之一,只不过回程的时候,它内部就挤满了凡人罢了。

“我说,那玩意儿真的安全吗,我可不信它有祥云车那样缓冲加速度的手段。”

“嘿嘿嘿。”鹰扬搓了搓手道:“没事儿,没死人,我派家里的妖医跟着呢。怎么样,何墨,我这招手段还行吗?反正那些凡人在凡间呆着,也多半日子艰难,倒不如来我玄阴城,我给他们工作和报酬,他们也灭了当那乱世人。”

有句话是,宁为太平狗,不当乱世人,说的便是如此。

如今凡间虽然依旧有许多凡人在努力开展新生活,但大多处于无政府状态的社群,已经失去了法律约束,华夏还好,毕竟有着全盟,还有一些逃亡政府组织的队伍,可世界上其他零散的小国家,还没等虚界人真正入侵,已经乱作一团,成了人间炼狱了。

这么看来,鹰扬的做法倒是有点道理。

但何墨不能只为凡间凡人考虑,他虽然已经不再担任这里的代理市长,但是玄阴城之中的居民对他来说,也是有特殊感情的。

毕竟这座在仙界的凡间意味十足的城市,是在何墨关注之下,一天天成长起来的,他很舍不得这里遭到破坏。

虚界来的人太多,并且鱼龙混杂,谁知道那些凡人之中,混来了多少入侵者呢?

然而何墨的这个想法没有说出口,就被鹰扬说破了:“怎么嘛,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你能在你们紫青书院之中塞进去萨格拉和计九,我就不能扩招一点人才进来?这简直没有道理,就算闹到凌霄宝殿去,我也是这个说法。”

“那不一样1何墨刚想解释,但他转念思考过后,也觉得,好像是这个道理。

“好吧,我同意帮你暂时隐瞒这件事,但你要知道,这迟早要被上面知道,到时候顶雷的可是你自己。”何墨提醒道。

“放心吧你1

“记得约束他们的活动范围,毕竟计九他们也是如此1

鹰扬抬抬手:“行了行了,就你小子心细是吧?真当我是大老粗,就会一拍大腿瞎干吗?”

……

时光荏苒,一晃又是大半年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