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诱·惑什么的真的太讨厌了。

‘我最讨厌诱·惑了。’

尚天觉得自己有点热,身体某个柔软的部位有坚挺起来的节奏。

恶狠狠的瞪了频送秋波的板垣和美一眼,尚天眼睛微红的冲了上去。

板垣和美刚在酒店的大床前站定。

突然。

一个黑影便扑倒了她,喘着粗气,涨红着脸将她压倒在大床上。

感受到小腹处硬的硌人的事物,板垣和美眼底闪过一丝喜色,以及隐隐的阴晦。

“天君大人,您…您别急吗,让人家先服侍你去洗个澡可好。”

三十岁的女人独有的娇媚,声音甜腻却又透着股成熟的磁性,无比的动人。

尚天差点真的迷失了。

然而。

“不了,我等不了,我现在就要开始,快,把这个吃了助兴。”

气息更粗重了,一只手在板垣和美丰腴的娇躯上乱摸着,尚天另一只手急色的将粉色的丹丸塞进了板垣和美微张的嘴里。

入口即化,板垣和美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

“大…大人,你给我吃的是什么。”

长期厮混于黑龙会这种组织,板垣和美警觉性非常之高,隐隐觉得有些不对。

但她自认对男人的了解足够,哪里看不出来眼前这个强大的小男人是个初哥,所以也仅仅是那么一问。

正打算进一步挑·逗,让这个强大的小男人迷恋上她成熟丰腴的身体。

下一刻。

尚天却眼神一阵清明,粗重的呼吸也瞬间平稳,十分淡定的从板垣和美的身上爬了起来。

“好了,现在我们可以好好的谈谈了。”

拍了拍激烈动作弄皱的衣服,尚天快步走向沙发。

顿时,板垣和美傻眼了一下。

这……这不对埃

小初哥怎么可能抵御的住她这种熟透了的诱·惑呢。

难…难道,刚才这小子的急色是装出来的?

那,那他给我吃的……

板垣和美脸色变了。

“天…天君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

顾不上包裹着丰腴娇躯的浴巾早已松松垮垮,板垣和美立即从床上爬起跑到了尚天跟前。

不经意间泄漏出的春光,委委屈屈的柔弱神情,当真是……杀伤力惊人。

尚天快速的瞥了一眼,连忙移开目光。

“没什么意思啊,之前我不是太相信你,现在我想可以了。”

声音有些飘的说了一句,眼神却躲闪的看向落地窗外。

板垣和美是真误会了,他方才的急色还真不完全是装出来的,作为一个深受岛国爱情教育片熏陶的上进小青年,是真的经不起诱·惑埃

但是,岛国的女人再诱人,也不能来真的啊,她们简直是乱·搞的代名词有木有。

‘我不能玷污我纯洁的身体和感情。’

尚天如此义正言辞的说服自己,一棍子打死了岛国所有女人。

注意到他此时的状态,板垣和美一下子明白了,这小子是一早就打算好要让她吃那个丹丸,方才故意支开自己,怕就是为了取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