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八区小说网>科幻灵异>(重生)三爷> 59、第五十九章 青年(二十)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59、第五十九章 青年(二十)(1 / 2)

59、第五十九章青年(二十)

那厢沈随钰劫后余生,这厢凌晓的苦难却才刚刚开始。

跟着三爷回到车上,刚一落座,凌晓就感觉到周遭气氛有些不对,果不其然,侧头一瞥就看到了三爷合眸坐在她身旁闭目养神,面无表情的模样简直让人寒毛直竖。

想到今日自己的所作所为,凌晓浑身上下的毛都忍不住炸了起来,倘若只有不顾自己安危出面营救杰诺特这一条错处的话,凌晓倒是还能蒙混过关,但是她方才与沈随钰在街上那一番一看就有些猫腻的交谈与拉拉扯扯,无疑又准又狠地踩中了三爷的雷区。

就算三爷对她无情,凌晓如今已然是他的情人了,却和别的男人牵扯不清,这必然狠狠地打了三爷的脸,挑战了他的权威――况且,在三爷的心里,她显然是有些分量的。

凌晓无法形容自己今日看到三爷时的感受,明明手头有重要的事务,明明不应当是这个时间归来,但是听到她遇到麻烦,三爷却仍旧还是来了,这让凌晓在受宠若惊的同时又有些惶惑不安,觉得自己欠三爷的东西越来越多,简直无以为报。

人情债,是最重的一种债。

对比三爷对自己的牵挂担忧,再看看自己趁着他不在与沈随钰扯上了关系,凌晓觉得就算三爷现在将自己赶下车,再也不见也无可厚非。

凌晓想要找一种方式赎罪,却又束手无策,因为三爷什么都不缺,甚至她的一切几乎都是三爷给的,而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就是用身体去取悦对方,只可惜想到前两次的后果,凌晓却无论如何都不敢尝试了。

凌晓绞尽脑汁地思考自己该如何做,三爷也保持着沉默,车内的空气极为沉重阴冷,弄得司机大气也不敢喘一下,觉得自己就像是在生死间徘徊那般。

好不容易挨到了孟宅,司机停下车,见凌晓和三爷双双推开车门下了车,这才如蒙大赦地松了口气,趴在方向盘上只觉得自己后背已经湿冷一片。

周宣华显然提前是接到了三爷归来的消息,也赶了回来,等在了门口,见到三爷和凌晓都平安无事,他绽开一抹微笑迎了上来,但走了没两步却看清了三爷的表情,顿时方向一改,低着头退到一边,极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只有傻子才会在这个时候冲上来捋虎须,在三爷身边呆了这么久,极为擅长察言观色的周宣华显然不是这种傻子。

三爷漠然扫了周宣华一眼,看他的样子就知道应该没有什么大事,便也懒得理会,径直通过孟宅的大门走了进去。

凌晓忐忑地跟在他身后,求助地望向周宣华,却只得到对方一个催促的眼神,尽管很想就这么逃之夭夭,她也不得不咬了咬牙,跟了上去。

三爷向来是能忍的,极会做表面功夫,在外人面前从来都是和风细雨,不管多大的事情也能轻而易举地揭过,但是在私底下,却不是那么好应付的了。

今日,三爷直接在沈随钰与手下面前变了脸色,可见是气得狠了,就算凌晓当着沈随钰的面跟他撇清关系,也无法全然地化解。

倘若三爷罚了她,凌晓倒是能松一口气,因为三爷从来一码归一码,绝对不会因为同一件事情而处罚两次。此刻凌晓最担心的,是三爷自己生闷气,却不动她,生完气后当做什么都没发生那般重归于好,那凌晓估计接下来几个星期都会提心吊胆地做恶梦。

大不了……负荆请罪吧?三爷不罚她,她就主动请罚?

想到此处,凌晓开始转而思考什么样的处罚不会太严重、妨碍到自己做事却又显得很有诚意,不过还没等她思考出结果,三爷的书房便到了。

推门走进书房,三爷坐到椅子上,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极不符合他以往作风得一口喝干。

沉思了片刻,三爷将茶杯放下,叫侍立在书房门口的下人传了命令,派人去看看杰诺特的情况。那人应了一声迅速退下,从背影上看颇有些迫不及待。

三爷无奈地笑了笑,终于将视线转向凌晓,朝她招了招手:“今日的事情,其实你处理的很好。”

凌晓的心里“咯噔”一声,心想着果然怕什么来什么,却仍旧乖乖地凑了上去,被三爷拉着在他腿上侧坐下。

三爷虚搂着凌晓,顺了顺她的头发,沉吟着开口:“那个苏伦,我接触过,总觉得这人有些奇妙,让人很容易就能看得透,却又很难猜得到他下一步的举动。――以后你离他远一些,省得出什么篓子。”

凌晓安静地点了点头。她自然是知道弗伦的性格的,他不喜欢掩饰自己,却又从来性格跳脱、做事只凭一时冲动喜好,完全不合一贯的逻辑,就连三爷这等擅长揣摩人心的老手对他都有些棘手。

见凌晓应了,知道她有分寸,三爷便不再多说什么,絮絮地问了她这几天做了些什么,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凌晓自然一一答了,心下却越发忐忑,抬头看三爷已经恢复了平静温和的面容,终于一狠心,挣脱了他的怀抱,在三爷脚边跪了下来。

三爷一愣,下一瞬就知道了凌晓的意思,无奈地将她拽起来,重新搂回怀里:“你倘若以后不再跟他有牵扯,这次便算了。其实,早在你针对沈家的时候,我就想到会有这一日了,只不过没想到真正看到了,还有些不喜。”

凌晓将头埋在三爷的颈弯里,心脏都快要被愧疚填满了。

其实若说起来,这件事情本不大,一旦被罚了,凌晓就能稍稍安心一点,就算是被冷待了,她也能找机会赎罪,但是三爷的态度一如既往,即使有不满也不舍得说一句重话,就更衬得她对不住三爷。

也许,这就是三爷的目的?

凌晓觉得自己被三爷拿捏得死死的,百炼钢都化成了绕指柔――虽然似乎角色颠倒了一下。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