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八区小说网>科幻灵异>(重生)三爷> 57第五十六章 青年(十七)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57第五十六章 青年(十七)(1 / 2)

虽然离着凌晓记忆中的灾难日还有一段时间,但是三爷那里显然已经提前接到了消息,开始着手准备了。

此时的刘铭还只是初出茅庐,靠着一股狠劲拼出一片天下,远不如三爷旁观者清,提前预见到了问题所在。

凌晓不知道上辈子三爷是否插手了沪市沦陷的事情,但是既然三爷直到她死掉都仍旧屹立不倒,那么在他身边显然是最安全的。

在听到司机的传话后,凌晓便开始安排自己家里的问题,毕竟,她身为主人,也是有责任护得自家仆人们平安的。同样,她也隐约将消息透漏给了与自己关系不错的人,算是借这个东风给自己赚几分的人情。

凌晓的动作自然逃不过凌父的眼睛,看到她开始安排仆人们避难,凌父也跟着紧张了起来,他虽然没有接到任何消息,但是却相信凌晓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而凌晓毕竟是刘铭的义妹,大概也有比旁人更加灵通的消息来源,能够提前预见到沪市面临的灾难。

与凌晓同样的,凌父也迅速准备了起来,如临大敌地将自己手头的工作迅速完结掉,即使赔了些进去,却也总比将身家性命都搭上来得妥当。

不得不说,身为一个成功的商人,凌父是有着壮士断腕的决心的。

只可惜,他却不知道,沪市虽然的确沦陷了,但是没有过多久便被刘铭重新夺了回来——大概,除了经历过一次的凌晓以外,也只有暗中控制并促成了这一切的三爷能够想得到了。

了解未来发展的凌晓没有费多少工夫,便以极低的代价将不少好生意从凌父的手里购买了过来,等待沪市的风波结束后就能大展身手。到时候,凌父的势力大概会基本上被凌晓全部架空,也不知得知一切的他是否会后悔今天的所作所为。

随着时间的推移,沪市的的风声越来越紧,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面临的危险,胆小的早就携家带口离开了沪市,胆大地则暂时留在原地、提心吊胆地观望。

沈随钰自然也没有了来凌晓面前晃悠的闲暇,一头扎进了沪市守军的布防之中,不过,凌晓倒是听闻沈随钰和沈家已经与陈怡所在的陈家划清了界限,再也不复先前的亲密扶持。显然,沈随钰是打算用这一动作向凌晓证明自己的选择。

陈怡一时冲动暴露了自己与沈随钰的私情,再加上凌晓自此之后的冷对,一切都不得不逼迫沈随钰舍鱼肉而取熊掌,不再幻想着能够两者兼得。所幸,沪市的风声鹤唳绊住了他继续向凌晓献殷勤的举动,倒是让早已懒得敷衍他的凌晓省心了不少。

不久之后,沪市周围的几个小城镇相继陷落,刘铭所率的军队回援失利,暂时退败以养精蓄锐,沪市仅余五千守军,岌岌可危。

得知这一消息后,沪市迎来了一次大迁徙,凡是有门路的家庭都纷纷避走,其中自然也有凌父、宋家、沈家。

“晓晓,别闹了!我不信你不知道留下有多么危险!”宋文斌紧紧抓着凌晓的手臂,似乎随时打算用强将她带走,“倘若你不想跟你父亲一起离开的话,那跟着我们走也是一样,我绝对不能让你一个人留下!”

“文斌哥,我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凌晓很是无奈地抓住门口的护栏,稳住身体:“我发誓,我绝对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不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那你现在在做什么?我知道你对自己的身手很自信,但是无论如何,血肉之躯也抵不过枪炮!”宋文斌咬牙切齿地劝告,倘若不是碍于身份,当真想要亲手将凌晓抓着护栏的手指一一掰开。

这厢宋文斌努力劝告凌晓,那厢宋家已经开始着急了。

在沪市停留的时间越长就越危险,宋先生与宋太太频频催促,却无法撼动如今已经长大成人的宋文斌的坚决,而白霞则默不作声地坐在车里,极力缩小着自己的存在感,生怕惹出什么事端来,毕竟,宋家在逃难的时候还能想着带上她,已经算是烧高香了。

“你的父亲都已经走了,你留在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谁?”宋文斌的眼里闪过一丝嫉恨,想起先前传得沸沸扬扬的流言,而他自己却因为立场而无法有任何置喙,不由得愈加恼恨,“是为了那个大学教授,还是沈随钰?!”

凌晓皱眉,万分不喜宋文斌质问的语气,但是看在他的确是在关心自己的份上忍而不发:“这是我的事情,不需要跟你报告。”

“晓晓!”宋文斌提高了声音,没有注意到凌晓略微怔楞地向他背后扫了一眼。

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宋文斌被身后的人干脆利落地击中了后颈,软绵绵地倒了下来,然后被对方有些不耐烦地抓住了后衣领。

比一般中国男人高了一个头、力气也不容小觑的杰诺特阴着一张脸,将被他轻轻松松提着的宋文斌扔到了宋先生的怀里,看着宋先生几乎扶不住自己的儿子,吃力地后退了数步,冷漠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轻蔑:“唧唧歪歪的,烦死了。”

凌晓:“…………”

打晕了宋文斌,杰诺特的心情似乎好了一点,扫了一眼敢怒不敢言的宋先生与急切地查看自己儿子情况的宋太太,轻嗤了一声:“还不带着他赶快走?愣在这里干什么?”

虽然杰诺特的态度很糟,但是明白势比人强的宋家夫妇却也不敢过多言语,毕竟杰诺特不是他们能对付的,而现在形势混乱,人人自危,过往的地位人脉也派不上用场。

确定了宋文斌的确只是晕过去了,宋家夫妇松了口气,将宋文斌扶上车后就绝尘而去,毕竟他们早就急着要走了,若非宋文斌坚持,不可能仍旧在沪市停留这么久。

街道上一片兵荒马乱,原本整洁的街道上被扔了乱七八糟的东西,却没有人去收拾,时不时有路人匆匆走过,表情中难言惊慌与不安。

目送宋家的车子离开,凌晓终于略微松了口气,揉了揉刚才被宋文斌拽得生疼的手臂。胳膊上的五个手印清晰可见,让凌晓有些心烦地皱了皱眉,随后抬头看向杰诺特,疑惑地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三叔让我来接你。”杰诺特耸了耸肩,面对凌晓,他方才的冷冽瞬时间烟消云散,透出来几分的孩子气。

“我一个人又没问题,干嘛还派你来?”凌晓摇头失笑,她早就在几天前派人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好、送到了三爷那里,此番凌父离开,她自然也是要住到三爷的宅子里去的。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