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八区小说网>科幻灵异>(重生)三爷> 52、第五十二章 青年(十三)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52、第五十二章 青年(十三)(1 / 2)

商业行会产生于清代,有的是按地域结合的不同业联合组织,有的则是同业组织。三爷交给凌晓的属于后者,行会内的商人大多都是从事海贸的,当然,其中有能力走出国门、与外国通商者并不算多。

所谓的商业行会,主要通过行规的强制性作用﹐从流通环节上调剂商品买卖的组织﹐行会的会长大多是德高望重、或者在这一领域独占鳌头的人。凌晓不知道三爷手里的这个商业行会是怎么来的,不过在接替三爷管理行会的同时,她也接手了三爷名下的船只与贸易线,这令完全没有料到的凌晓有些受宠若惊,同样也深感烫手。

凌晓的确是想要成为海贸商人的,三爷这样的做法无疑让她提早数年、甚至十数年达成了自己的愿望,但是,不是自己的就不是自己的,凌晓清楚的知道自己只是替三爷打理这些罢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囫囵交出去。

……况且,虽然说是打理,也不过是听着好听罢了,刚刚接触这一行当的凌晓只能算是学徒,管理什么的完全不够资格。

原本替三爷管理这些的是韩家麟,凌晓的介入无疑侵占了他的利益,也不知三爷是如何安抚他的。幸好凌晓也算是韩家麟手把手教出来的学生,比旁人亲近了几分,同样,她也很有自知之明,新上任的一段时间内将自己的姿态摆的极低,就像是自己仅仅只是跟着韩家麟进一步学习一样,不指手画脚,不喧兵夺主,就算是发表自己的意见也借着委婉求教的语气,从不会招人厌烦。

原本,尽管有三爷的威慑,商会的成员们对于自己竟然被交到一个十□岁的小女孩手里也有着诸多的不满的,直到一段时间的接触之后,发觉凌晓好学而乖巧,不惹是生非,甚至存在感极低,根本没有对他们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才勉强接受了这一安排。

凭借着自己年少的伪装,再加上三爷的后盾,凌晓与商会内的商人们在表面上打成了一片,亦师亦友,虽然私下仍旧被不少商人当成是可以愚弄的孩子,不过凌晓却始终忍而不发。目前,她的当务之急是真正将商会的情况摸透,而后立威才能立地更加理直气壮、也更加有效果。

比起管理沈家的无为而治,凌晓对于商会可以算得上是尽了十二万分的心力了,天天跟着韩家麟满沪市得跑,早出晚归,连去三爷那里的时间都一减再减。

将一切看在眼里的三爷除了暗自吃味以外却也别无他法,毕竟事情是他交代凌晓做的,三爷实在做不出自己打自己脸的事情来,只能不动声色地敲打了敲打韩家麟,督促他尽快帮凌晓将事情理顺。

本以为将这么一大摊子事情交到凌晓手里,破格提拔她,她必然会手忙脚乱一通,甚至引得众人不满排斥,然后,受到委屈、求助无门的凌晓就会想到向自己求助,而自己也好顺理成章地亲近一番,展现一下自己的能力,结果事实证明,三爷又一次失策了。

多年打雁,也可能被雁啄了眼睛,三爷看着凌晓收敛自己的傲气,放低了姿态融入到商会之中,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是小看了这个孩子。大丈夫能屈能伸的道理她明白的比谁都透彻,即使再骄傲,为了目的,也能毫不迟疑地弯下腰。

——就像是曾经,初次见面的时候,那个警惕、凶悍、对任何接近的人都能毫不迟疑地露出獠牙的小兽在明白自己无法与敌人对抗的时候,便一转头露出柔软的肚皮、摆出温顺的姿态,谋求全身而退。

三爷觉得,当时的自己大概就是被这样将强悍与柔顺都发挥得淋漓尽致的女孩有了兴趣,才破天荒地将她带在了自己身边。

三爷一直在思考,到底是什么样的经历才能让一个这么小的孩子懂得这些东西,尽管装得稚气,但是凌晓的眼睛里从来都只有沉稳与审时度势,尽管表面上喜欢依赖他,但是一转身,凌晓又会变成那个独自扛起一切、解决一切的女孩,似乎从没有想过她也可以向别人祈求帮助。

在又一次试图让凌晓依赖自己的计划宣告破产后,三爷不得不惋惜地在心里叹口气,彻底放弃了这一打算。要想让倔强的凌晓主动走近自己,还真不如自己放□段,主动向她靠过去来得便捷,掉点面子也就掉点面子吧,总比一直都毫无进展好得多。

凌晓自然不知道自己又被三爷算计了,反之,三爷的慷慨让她认为这是一次考验,不得不使出浑身解数来应对,以证明自己的能力与存在的价值。凌晓这一段时间的异动自然也引起了凌父的警觉,毕竟他也是一位成功的大商人,跟沪市乃至沪省的商人们都有着来往,只不过他终究还是看低了凌晓,就算因为她对商贸的好奇而给予了关注,也认为年龄尚小又初出茅庐的她不过是小打小闹罢了,成不了气候——直到在一次舞会上,亲眼看到她与几位沪省有名的大商人有说有笑,凌父才恍然惊觉对方快到不可思议的成长。

舞会上的凌晓化了浓妆,一身暗红地旗袍衬得她成熟而妖娆,还有着几分神秘的魅惑,举手投足间带着成年女人的风姿,半点也不像十□岁的青涩少女。

刻意展露自己美好的凌晓显然成了舞会的焦点,只不过她却并没有对那些向她献殷勤的年轻男人们多加关注,只是端着酒杯游走于知名商贾之间,神态自若地谈笑风生。

凌父的脸色有些难看,他似乎看到了凌晓正在迅速挤压着他的生存空间。每当商人们对她流露出赞许的神色,甚至带着几分的恭敬,凌父都觉得倘若凌晓愿意,她随时都有可能拿走目前他所掌握的的凌家的一切。

“那位是……凌大小姐?”身边的女伴惊讶地压低了声音惊呼,偏头窥视了一下凌父的神色。凌家父女貌合神离几乎已经成为了这个阶层心照不宣的事情,而凌父的表情显然也验证了这一点。

自然,凌晓也看到了自己的父亲。在接到请柬的时候,她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刻,所以没有丝毫的意外,与身边的人告罪之后盈盈走向凌父,挂着漂亮却疏离的微笑。

“你怎么在这里?”凌父表面上也挂着笑,语气也并不算好,甚至称得上是在质问。

凌晓轻巧地眨了眨眼睛:“因为接到了请帖,却之不恭,自然就来了,正想着给父亲一个惊喜呢!”

的确是“惊”了,“喜”却完全谈不上,凌父咬了咬牙:“你最近到底在搞什么鬼!”

“只是对商贸这一方面有兴趣罢了。”凌晓淡淡地回答,“跟在韩先生身边学些东西,以后也好帮助父亲,不是吗?”

见凌晓如此赤.裸裸地揭露了对凌家的想法,凌父心里一紧,怒到极致却反而笑了:“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这么抛头露面怎么行?还想不想嫁个好人家了?穿成这个样子,还对男人笑得那么殷勤,和那些交际花有什么区别!”

凌晓眼眸暗沉,嘴角的笑容却更加绚烂,简直能迷了人的眼。凌父大概以为这样的说辞能够刺伤她的自尊心,却根本想不到她曾经堕落到连交际花都不如,而这其中,可也有他的一份功劳呢!

想起以前的糟心事,凌晓也懒得与凌父虚与委蛇,更耐不得再听他的讽刺“教导”,微笑着朝凌父举了举酒杯之后便干脆利落地转身离开。

凌父的脸色更加难看,盯着凌晓的背影就像是想要在她身上戳出两个窟窿,弄得他身侧的女伴不由瑟缩,惊疑不定地将视线在凌父与凌晓身上徘徊,暗想这有个出色的女儿本是件好事,但是倘若女儿太出色,连父亲都压不住了,好事也会变成坏事。

舞会上的大多都是精明人,就算凌晓与凌父对话的时候都是挂着笑的,留声机播放的音乐与周围的喧哗也盖住了他们的声音,但是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得出这对父女之间的矛盾。

知道凌晓背后之人的自然都是些能耐非凡的大商贾,精明的他们审时度势,看到情形都不由得对凌父散播了几分廉价的同情怜悯,随后便更为疏远了几分,令感觉出受到冷遇的凌父内心更是焦躁愤怒不已。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