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八区小说网>科幻灵异>(重生)三爷> 40第三十九章 少年(三十)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40第三十九章 少年(三十)(1 / 2)

正如三爷所说的那样,自从那日以后,白霞就彻底地消失在了凌晓的世界内,除非她闲得无聊专门打探她的消息,否则便如人间蒸发一般,再也见不到踪影。

凌晓曾经远远地瞧过白霞一次,说起来也是意外的偶遇。白霞看上去仍旧如往常一般的柔弱,却似乎已然少了曾经那迷人的楚楚动人。公婆——或者说根本称不上公婆——的冷待,丈夫的厌弃,众人的轻蔑,一切都让白霞失去了青春的活力,提早从一位妙龄少女变成了深闺怨妇。

人人都说女人是水做的,是娇贵的,但是倘若没有一个人愿意将她捧在手心里爱护,又有哪一个女人能够真正娇贵地起来呢?一旦嫁了人,又没有丈夫的呵护,水做的女儿便如贾宝玉所说的那般,被污成了泥,浑浊不堪,令人一见就心生厌弃。

随着白霞一起沉寂的,还有曾经在少男少女的交际圈中风靡过一时的宋文斌。

不得不说,他与白霞之间的事情令所有曾对他心怀爱慕的少女们失望万分,连正房太太都还没有娶,便有了一个不入流的姨太太,这显然是他身上一个很难抹去的污点。如今受到新思潮冲击的少女们都幻想着能有一个专心待自己的男子,可以效仿西方的一夫一妻无妾,一生一世一双人,加之宋家并不是什么人人趋之若鹜的高门大户,宋文斌自然被大多身份较好的待嫁少女们从择婿的范围驱逐了出去,也不知未来当真娶到的正房太太将会是什么样的家世、人品。

也许是被白霞开了荤,于是再也难以克制“男性的本能”,或者是知道自己所憧憬的婚姻被毁,于是干脆自暴自弃,宋文斌很快便学会了成年男人们寻欢作乐的生活方式,即使凌晓没有刻意去打听,也被告知过许多次,有人曾经看到他在高级会所里左拥右抱。

大略是她曾经与宋文斌有过婚约,见到宋文斌堕落地如此迅速,许多人都不由得感慨她实在是命好,没有被表面所蒙蔽,当真嫁给这个曾经看起来如此完美的男人。

沪市的交际圈内从来不缺少名媛与贵公子,宋文斌的黯然失色,使得他很快就会被其他人所取代,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取代他成为少女们心中的所憧憬的婚姻对象的人,颇有些讽刺意味地竟然是邵杰。

由于凌晓曾经声名自己对宋文斌心有所属,最初对于该如何追求佳人毫无头绪的邵杰自然是一切向宋文斌看齐,学习他的待人接物,学习他的温文有礼。只不过邵杰有着宋文斌所没有的跋扈与张扬,这令他的一举一动就像是太阳那般绚烂夺目,却又不失贵气与优雅,加上比宋文斌更加强大的家世背景,使得他迅速成为了沪市交际圈中的新星。

最让凌晓头疼的是,自从她与宋文斌的关系宣告终结,自认为时机已然到来的邵杰追她追得更加殷勤露骨,以极大的热情展示着自己的心意,几乎让凌晓避无可避。

“最近,邵家那小子倒是殷勤。”某次,当凌晓与三爷闲话的时候,也不知为何,话题就被莫名其妙得引到了追逐在凌晓身后的那几只狂蜂浪蝶上。

凌晓苦恼地叹了口气,却又不知该如何说什么。虽说三爷是她的长辈,但是察觉到自己对待三爷的感情稍有出格的凌晓一直非常谨慎,一旦谈到这类话题,就各种地不自在。

“邵家倒是又跟我提了几次,眼见你年纪渐长,又有几家的男孩子有些蠢蠢欲动,他们似是也有些坐不住了。”三爷垂眸,茶杯盖一下一下扣在杯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更衬得书房里寂静至极,“你是如何想的?觉得邵家那孩子是否是良人?”

“三爷……您不是觉得他不算好吗?”凌晓小心地观察着三爷的脸色,听他声音淡淡的,总觉得其中似乎压抑着不悦。

“我说他不好,你便听吗?”三爷抬头,目光平静中透着锐利,仿佛想要将凌晓的脑子剖开看看一般,“现在的孩子,自己有想法得很,崇尚恋爱自由,总是不愿将长辈的话放在心里,总觉得那是古板的教条,是封建的糟粕。”

“……我怎么可能会这样想!”也不知三爷受了什么刺激,突然说出这样一番话,就像是凌晓当真为了一个男人要与他翻脸一般,尽管觉得奇怪,凌晓还是连忙挽住三爷的手臂,挨到他身上,笑着撒娇,“我自然是听三爷话的!”

三爷不可置否地勾了勾唇角,将手中的茶杯放下,斜眸看向凌晓挽着他的白皙柔软的手,与那紧挨着他的手臂上日渐丰满的胸口。

凌晓顺着三爷的目光看了看自己,顿时意识到不对,连忙拉开距离,讪笑着解释:“瞧我,从小给三爷撒娇都习惯了,都快忘了自己已经长大了!”

三爷轻笑,抬头看向明明涨红了脸色、却努力做出不在意模样的凌晓,伸手将她搂回自己身边,那姿态甚至比先前还要亲昵上三分:“无论你长成什么模样,在我眼里都和小时候没什么差别。”

凌晓干笑着应了,但是身体仍旧僵硬着,不知该如何放松下来。

是的,她已经长大了,在这个岁数,已经又不知多少个女孩早就嫁为人妇,甚至生下了孩子,而尚且不到三十的三爷,更是正年富力强的成年男子。

即使这个时代已经不像先前那样注重男女大防,但是一个待嫁年岁的少女与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男人如此亲密的接触,仍旧是有些不妥的。从小到大,已然熟悉了三爷怀抱的凌晓一直将三爷视为父兄,并未察觉到异样,但是方才那一瞬间,她却真真切切地意识到,自己与三爷早已不是可以如此亲密的年岁了。

有时候,就是如此不起眼却又令人无法忽视的瞬间,足以改变一个人所固有的想法。凌晓靠在三爷怀里,感受着那隔着衣衫源源不断传来的热度,再也无法将这胸膛视为可以安心休憩的港湾,反而觉得那紧实的肌肉与禁锢的力度,充满了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侵略性。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