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八区小说网>科幻灵异>(重生)三爷> 31第三十章 少年(二十一)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31第三十章 少年(二十一)(1 / 2)

从三爷那里离开后,凌晓想了很多,关于未来要做什么,关于她想要走多远。

凌晓上辈子其实并未学过什么货真价实的本事,除了勾.引男人、窃取情报与如何逃命是用生命在学习,所以深刻心底以外,凌晓完全不知道,自己还会做些什么正经的行当。

就像三爷说的那样,她自重生后如饥似渴地学习者各种知识,努力填充自己,却并未对未来有一个合理妥善的规划。知识是无穷的,她永远也学不完,在为自己奠定好基础之后,凌晓所需要做的,就是选择一个发展方向,然后着重向这一方面发展。

那么,她要选择什么呢?

凌晓躺在自己的床上,有些迷茫地将视线投向窗外阴沉的雾霭,突然想起了自己上辈子曾经与一位军火商在海上的经历。

那个军火商是个冒险主义者,喜欢各种刺激的事情,他的商船遍布整个东亚,甚至横渡大洋前往美洲和欧洲。这个给自己取了个叫弗伦的外文名字的男人是凌晓成为间谍后第一个接触的目标,凌晓在他身边呆的时间最长,逐渐从一个普通的女人,变成了一名尚算合格的间谍。

不得不说,弗伦是凌晓上辈子一生中第三个重要的男人,并非是因为感情方面,而是因为他教了她很多,也带她经历了很多,其中令凌晓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某次在暴风雨中的航行。

凌晓从未感觉到自己有那么渺小,狂风暴雨、波涛汹涌之中她几乎每时每刻都感觉自己下一秒就会死亡,而当风平浪静之后,橙色朝阳中粼粼的海面,在劫后余生的她看来简直是世间最美的景色。

凌晓深刻体会到了大海的神秘、瑰丽、力量无穷,从那时候开始,如浮萍般飘零、身不由己的凌晓就对于海洋产生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渴求,但她却从未将这种感受宣诸于口,因为那对于当时的她而言是毫无意义的。

凌晓觉得,如果有机会的话,也许她可以试着,去感受弗伦那曾经令她羡慕的生活。

凌家本就是以经商起家,虽然凌晓并未特意接触这方面,却也算得上从小耳濡目染;失败的少女时代之后,她被迫嫁到了沈家,也在沙龙晚宴交际之时接触过不少外国商人;最终,她跟在弗伦这个沪省有名的军火商身边,更是对于这方面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再加上凌晓对于海洋的渴望,对于想要开阔眼界,想要看一看整个世界的不可遏制念头,也许,跨国商贸可以是她今后的目标。

当然,凌晓知道,一切并没有这么简单,甚至她也不确定凭借自己的资质,能否达成所愿。但是也许她可以尝试一下,试着多学一些这方面的知识,起码比连行动都没有要好得多。

凌晓并未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三爷,因为就连她自己都不确定、仅仅止于尝试的事情,只是会耽误三爷的时间罢了。不过,她将这个消息透漏给了自己的家庭教师文瑾,表示想要多学一些经济与外国地理、物产、航海学之类相关的事情,至于文瑾是否会将事情转告给三爷,那就不是凌晓需要操心的了。

听到凌晓的要求后,文瑾表示要思考一下,然后在三天后给她带来了一名新的家教,名叫韩家麟,专门负责凌晓专业知识的辅导。

韩家麟不比文瑾书卷气十足,看上去反而比周宣华还要狡猾精明一些,仅仅与他接触了一天,凌晓就明白了韩家麟身后的人是谁。

能让一个并非是池中物的人来教授自己这样十多岁的小女孩,除了三爷有这样的大手笔之外,凌晓想不出第二个人选。

不得不说,三爷对于凌晓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有求必应,甚至凌晓没有说出来的需求,他也会提前帮她处理铺垫好,让她可以安安心心顺顺利利地继续往前走。

三爷的宠爱让凌晓在感动之余也是忐忑的,毕竟没有人能够受得了被捧得高高的,然后突然从云端下落的感觉。凌晓不知道万一自己习惯了三爷的溺爱与保护,却又在有朝一日失去之后将会如何,所以她只能逼着自己尽量做得好一点、做到更好,让三爷永远不会对她失望。

就在凌晓初步选择了自己人生的方向,开始努力的时候,她的十五岁生日也到了。往年,她都是邀请几个学校里的友人、聚在一起玩一玩便算是过了生日了,却没想到这一次,凌父不知是抽了哪门子的疯、或者说是另有小算盘,打算给她举办一场大型的生日Party。

十五岁,正是女孩子齐笄的年龄了,虽然现在如沪市一样的大城市并不兴齐笄礼之类的仪式,但是从古流传下来的风俗注定了十五岁代表女孩子长大成人,可以真正步入婚姻与家庭了。

即使现在许多新时代的女性并不想过早成婚,一般会拖后到十□岁甚至二十多岁才嫁人,但是她们的父母亲族大多都在十五岁左右便开始为她们物色适合的夫婿了。

大约,凌父给凌晓办这一次生日Party,就是表明自己的女儿长大,已经是待嫁的年龄了。

凌晓的生日Party非常热闹,英华高中的同学们来了很多,更令凌父又惊又喜的是,许多他曾经并不奢望的世家大族的晚辈们也出现在了凌晓的生日Party上,而不仅仅是被凌父盯上的邵杰一人。

因为凌晓背后的三爷,这些向来眼高于顶的少爷小姐们在家族的暗示下对她的态度极其热情亲热,甚至看上去比与凌晓朝夕相处的同学还要亲密。凌晓被众星拱月在当中,言笑晏晏,是这一晚上当之无愧的公主。

虽然年龄并不算大,但是阶级的隔阂仍旧深深刻在每一个人的心里,当凌晓被世家少爷小姐们簇拥着的时候,其余身份略低的少男少女们是不敢擅自插入其中的,因为他们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比自己高等的人尊敬、谨慎小心。

就连本应以未婚夫的身份站在凌晓身边的宋文斌也不得不被排除在了人群之外,只能隔着人群看着邵杰像是只围着主人乱转的大型犬一样向凌晓献着殷勤,自己却连阻止的立场也没有。

宋文斌心里闷闷地憋气,出尽风头的凌晓这里其实也很是苦恼。

邵杰显然没有放弃对她的示好,竟然当真跑去学了他一直不屑的“娘娘腔”一样的东西,还当众坐在钢琴边,生涩却又极其认真地为她弹了一首曲子。

看着邵杰在弹完后闪亮亮地望向自己的双眼,凌晓实在不忍心在说什么会寒了人心的话——当然,也同样因为她不会蠢到在大庭广众之下一而再再而三地驳了邵家的脸面——只得大大方方地笑着夸赞了一句,顿时让邵杰露出了欣喜若狂的表情。

宋文斌将一切看在眼里,眼见着人群之外坐在座位上欣慰看着这一幕的凌父微微点头,心中不详的预感越来越浓。他已经不是不谙世事的孩子了,他看得明白,凌父的态度到底是什么,起码,他并未有阻止邵杰追求自己女儿的想法,反倒乐见其成。

而一旦邵杰真正在凌晓身边占据了一席之地,那么他宋文斌即使有未婚夫的名义,却其实根本什么都不是。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