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里慢慢出现了一股细若游丝的温暖气流,缓慢的运行起来,帮他抵御着身体上的种种不适。冥冥中,仿佛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自行催动着他体内凭空出现的这股暖流顺着自己的经脉游走,随着它的游走,沐离身体的不适慢慢纾解下来。

一圈、两圈、三圈、……

一连十个周天过后,沐离已经可以牢牢的记住那股暖流的行径路线,深深的烙印在了他的脑海里。

在功法运转的过程中,先前追逐逃窜到他手臂伤口附近的紫血褐碧眼蟾蜍的毒素,也慢慢的加入了真气运行的轨迹。紫血紧紧的包裹住绿色毒液,随着真气的运转完成一个个周天的循环。

一个小小的、稀薄的清气光团,缓缓在他的身体周围形成,将他整个人完全笼罩在其中,随着他呼吸的节奏忽明忽暗。慢慢的,细若游丝的清气一点一点的进入他的身体。

一时间,阴暗潮湿的茅屋里,韩千刃、沐离二人身体周围各自笼罩在一个清气光团之内。仿若两盏烛火,在黑暗中给予些许光亮。

韩千刃周身的清气浓郁、凝实,如华光美玉;而沐离周身的清气相对稀薄、松弛,似萤火之光。虽是差距明显,可两人身上的气息在这一刻,却有着相得益彰,异曲同工之妙。

不知过了多久,沐离体内那股神秘的力量悄然消失不见了。

外界,在沐离体内那股力量消失的同时,他双眼中的紫光也在同一时间悄然消退,重新变回了普通人类的眼眸。

没有了那股力量的催动,体内形成的真气暖流顿时停了下来,继而,飞快的汇聚到他的丹田中,静静的沉寂在那里再无动静。连同真气一起回到丹田的,还有被紫血包裹的碧眼蟾蜍的绿色毒液。而那道紫血,在毒液进入丹田之后,慢慢融入了沐离的经脉、血肉。

下一秒,沐离感觉自己的双眼仿佛有几百根尖锐的长针,齐齐扎进了眼睛里一样,那种痛楚直逼脑海。几欲把人逼疯。与此同时,深深的疲惫感潮水般涌来,比之前诸多的伤痛疲惫来的还要凶猛。

脑海中的痛楚要刺穿灵魂的一般,疼的沐离在地上蜷缩成一团,浑身瑟瑟发抖;那种痛苦,甚至让他连喊叫发泄的力气都没有;整个脑子似乎都要因为这种刺痛而崩裂开来。

沐离双手死死的掐住自己的头,身体在冰冷的地面上痛不欲生的来回扭动,直接接触地面的皮肤很快被磨破,鲜血慢慢流了出来。

同屋的人早已入睡,鼾声如雷。沐离兀自痛苦的挣扎,在这深夜里,他瘦小的身形在冰冷的地面上蜷缩成小小的一团,显得那么的孤独、那么的无助……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时辰也好,一分钟也罢,对于沐离来说,有的,只是痛苦。终于,他安静下来了,身体不再痛苦的挣扎了。

武道一途,修炼异常艰辛,境界境界凶险无比,境界间的实力也是相差悬殊,可谓一步一道险,一境一重天。

初期练气九重,进而武者境、武师境、武灵境、武王境、武皇境、武宗境、武尊境、武圣境、武帝境。此间磨难重重,绝非单凭毅力和天资就能克服的。想要达到武道的巅峰,整个血武大陆上也只有极少数的大气运者方能窥破天机。

沐离沉浸在自己的奇妙世界中,此时的他,对于武道之事,怕是一无所知。

格斗场的夜,又恢复了冰冷的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