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就在这时,仿佛是受到夜里寒风的牵引,沐离忽然感觉自己的身体里骤然一冷,继而由内而外猛然爆发出如坠寒川冰窖的寒冷;同时,一股锥心的绞痛如洪水猛兽般呼啸而来,一时间,仿佛有万千只蚂蚁在他的身体里四下攀爬啃噬他的内脏。

骤然传遍全身的冰寒和痛苦,使得他的身体一阵阵痉挛。心脏一张一弛间,仿佛要撕裂一般。身体里面的血液,在这一刻也像是煮沸的开水般沸腾,暴躁的逆流起来。

碧眼蟾蜍的阴寒毒性在这一刻爆发了。

一团碧绿的寒毒沿着沐离的静脉血管胡乱游走,所过之处,一经沾染碧眼蟾蜍的寒毒,静脉血管都会迅速的萎靡、干涸。而这团碧绿的寒毒却是去势不减,一路朝着沐离的心脏流去。照此情景,一旦碧眼蟾蜍的寒毒流进沐离的心脏,怕是沐离的性命也就要因此终结了。

“我这是要死了么?!~好痛~~”沐离绝望的想道。脊背依靠在栅栏门上,全身不停地抽搐,脸色惨白如纸。

几个呼吸的功夫儿,碧眼蟾蜍的寒毒已经来到了沐离的心脏边缘,只需再进一步,沐离的性命怕是就要夭折。

噗咚!~噗咚!~……

凄寒和痛苦的折磨下,沐离的神志已经开始变得模糊。绝望中,寂静的深夜里忽然响起异常强劲的心跳。声音短促而有力,尤其在这个时候,心跳声异常的清晰。只见沐离的胸膛,随着这个强而有力的心跳,一起一伏,一起一伏,其间仿佛蕴含着某种神秘的韵律,奇异至极…………

紫血!~

随着强力心脏的跳动,一种紫色的奇异血液开始缓缓的沐离的身体中流淌起来。

碧眼蟾蜍的寒毒好像非常畏惧这种奇异的紫血,一见它从心脏内朝着自己这边流过来,青色的寒毒开始疯狂的逃窜。寒毒逃窜,紫血却是紧追不舍,就这样,一青一紫两个光团,一逃一追,在沐离体内开始了不知疲惫的疯狂追逐。

某一个瞬间,青色寒毒一度被追赶到沐离受伤的手臂部位。看其样子,似乎是想要把寒毒从沐离手臂的伤口上逼出体外。可是,秦羽给沐离涂抹的药膏十分神奇,伤口虽尚未愈合,可是无论是碧眼蟾蜍的青色寒毒,还是那种奇异的紫色血液,都无法从伤口处流出去。

一时间,二者就这样僵持在了沐离的手臂血管内。

不知过了多久,沐离模糊的神志渐渐清醒过来。身上依旧是异常的冰冷,撕心裂肺的绞痛也依旧存在。

“我死了么?~”

沐离艰难的睁开眼睛,想要活动一下身体,可是浑身酸软的如同一滩烂泥,用不出半点的力气。

然而,在沐离重新睁开眼睛的一刹那,他的一双眼睛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紫色的眼睛!~一双紫光幽幽的深邃眼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