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人听了韩千刃的话,一个个眼神凌冽,厌恶的别过头去。可是没有一个人给沐离腾出空位,谁都不愿和他站在一起。

“木头,来我这~你今天第一天训练,出点岔子正常。至于他们,别往心里去。”蛮子瞥了眼身边的人,气愤的道。

虽然接触时间不长,可是沐离也能看得出来张闯是个热心肠,人长得人高马大,为人也是大大咧咧,好恶喜形于色。因为他这样的性格,屋里的人开他玩笑,便给他起了‘蛮子’这么一个绰号。

听到张闯的话,沐离心中又是一暖,在蛮子身边站定,重新加入了阵列,继续训练。

从昨天开始到现在,同屋的人里,只有蛮子对他抱有善意,愿意理会他,和他说话,不嫌弃他。至于其他人……

格斗场捕获的这些野兽中,豺狼、猎豹、猛虎、野猪、犀牛等等……应有尽有,它们被格斗场的人抓来后饿上几天,如今放到校场上,看到校场中的人类,饿红了眼的野兽一个个悍不畏死,凶狠无比的捕食。

一小会儿的功夫儿,校场的空气中,就弥漫起了浓重的血腥味,人的、兽的,数不清的尸体掺杂在一起,好似修罗地狱……

开始的时候,沐离还会去计算杀了多少只野兽。可是,随着战斗的不断进行,他渐渐地已经变得麻木,只知道机械式的挥舞手中的木棍将扑过来的野兽打死,然后把死去的野兽的尸体拖回己方的阵营,如此不断地重复着一次次来回。

待到夕阳落山,校场上鸣金三声,一天的训练终于结束了。

硕大的校场上,沐离目光茫然的四下望去,活下来的人,神色各异。或麻木,或坚毅,或痛苦,或茫然……总之,在他目光扫过的人中,没有一个人脸上出现因为活下来而感到喜悦的神情。

训练结束,人群开始慢慢依次离开校场,相比早上来时,人流稀疏了不少,人数上,差不多消减了一成左右。

同屋的人中,除了韩千刃、张闯,王彪之外,其他人的情况和沐离差不多少,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些伤口。韩千刃在堆得小山一样的野兽尸体中挑出两只金毛雄狮当做今晚大家的食物。其余的,尽数交由格斗场的校场管事进行核算。

“王彪,拿着牌子到秦医师那里领取疗伤药物。”

韩千刃随手将一块刻着‘二十’字样的木牌扔给同屋的王彪。沐离看得清楚,那块木牌正是刚刚格斗场的管事在核算了他们今天的猎物后,交给韩千刃的兑换牌。

一天的训练,王彪也是疲累不已。可是韩千刃有了吩咐,他不得不去照做。转身之际,恰时看到沐离正盯着他手中的木牌张望。

“看什么看,妈的!~跟老子一起去。”

沐离吓得一缩脖,想要逃开,可是被王彪凶恶的眼神一瞪,他不得不拖着疲惫的身子,默默的跟上。

“操!~废物东西,怎么不出声呀,不愿意……”

沐离:“愿意……”

“耷拉个脑袋往哪看呢,抬头看路!~记清楚了,明天再来就是你自己了……”

沐离:“……”

“真他妈是个闷葫芦,八竿子打不出一个屁……”

沐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