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离站在阴冷的墙边,漠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中的苦涩难以言表。然而,对面的王彪对于他自己这样的做法,却像是没有半点的羞愧,仿佛在这里他所做的事情就是理所应当的一样。

韩千刃坐下之后,张彪谄笑着从旁边抱起一捧干草朝着沐离这边走了过去。

看见对方直接朝自己走来,沐离先是一愣,继而心里便有了不好的预感。等到对方走到近前之后,果然如他所想的一般。

“看什么,呆头呆脑的东西,给老子滚远点。”王彪道。

茅屋里的人都是刚刚躺下,尚未睡着。张彪蛮横的话音他们都听在耳里,可是,再没有一个人出声斥责。

沐离再次怯懦的退让了。

在这个世界上,弱肉强食早已是一条不成文的法则。而在眼下,这种弱肉强食的规则体现的愈发淋漓、露骨。或许,在沐离受伤昏迷的时候能够得到同屋人的谦让,已经是同屋人做出的最大的仁慈了。

“你既已醒过来了,明天就跟着我们一起去校场训练。”

韩千刃盘膝坐在‘床上’,淡漠的说道。

沐离心下一动。

此时他很想和人说说话,了解一下他现在身处的这里究竟是怎样一个地方。而韩千刃明显是房间这些人里,最有话语权的人。如果能够向他询问,再好不过了。

可是,沐离刚想回话,韩千刃却是已经自行闭上了眼睛,不再看他一眼。他的态度,就像是在向沐离下达一道命令。一道不容反驳,不容置疑的命令。

见此,沐离嘴里的话再难出口。

一个破败的房间,一群陌生的室友,一切都显得那么不切实际,可是背上隐隐的伤痛,却每每在这时会提醒他,这一切都是真的。

无辜从山里被人抓来成了奴隶,又莫名其妙的来到这里的格斗场和一群陌生人住在了一起。沐离的脑子里满是困惑和无助,可是身边没有一个人可以陪他取暖。落寞的少年,心里满是冷冷的孤单…………

放眼望去,茅屋里的人横七竖八的倒了一地。如今还能立锥容身的地方,已不足寸许。望着茅屋中栅栏门口那处仅剩的空间,沐离心中一阵酸楚。

他本是城外山中部落里的一个无忧少年,每日嬉戏于山野丛林之间,捕鱼、打猎,虽是生活清苦,可也不枉享受山间情趣,无忧无虑。部落里的人相亲相爱,淳朴善良,大家生活在一起其乐融融。可是放眼此地的情况,奈何,沐离默然无语……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九霄苍穹,常现天地异象。

乌云蔽日,电闪雷鸣,山地崩裂,灾洪滚滚,灾祸降临,殃及大地。部落里的人们因此家园破碎,流离失所,哀鸿遍野。每当这时,部落里的老人就会仰天悲愤,感叹天道不公,造化弄人。

今时今日的沐离,心中倍感酸楚。部落里那些饱经沧桑的老辈人的悲戚和无奈的心境,在这一刻,他仿佛有了切身的体会。

满心凄哀的走到茅屋的栅栏门前,矮身蹲坐。深夜的徐风中带着淡淡的寒气,透过栅栏门吹进屋内。沐离不禁打了个寒颤,双手抱怀,紧了紧身上的破旧衣衫。

今夜,对沐离会是一个难忘的、孤寂的夜晚。今夜,沐离久久无法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