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妈的,小崽子!~进城了还给老子添麻烦,起来!~”

战狼佣兵团里的一个铁甲武者,快步走到他的身前。无情的鞭打、侮辱的喝骂,顿时劈头盖脸的一起施加在沐离的身上。

本就虚弱的沐离在对方的皮鞭无情抽打之下,眼前一阵阵发黑,几欲昏厥。一道道血淋淋的鞭痕,在他的脊背上纵横交错,很快他的整个后背再看不到一处好肉。

沐离尽力蜷缩着身子,好像只有这样,那股钻心的疼痛才能消减几分。刚刚走在他身后,不小心撞倒他的那个奴隶。看到他蜷缩成一团不断抽搐的身体,原本涣散的眼神里忽然闪过一抹愧疚,可也是稍纵即逝。下一秒,他的神情重新变得麻木,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作为奴隶,他们的命运最终都是难逃一死,早死晚死都是死。如果能够就此死了,少受一些苦难折磨,或许也是一个不错的解脱。如此一来,看到沐离躺在地上被无情的抽打,队伍中的一些奴隶的眼睛里,似乎还闪过了羡慕的光彩。

沐离渐渐感觉不到身体的疼痛了,脑子好像也在慢慢的要就此停止思考了。或许下一刻,他就要死掉了吧。

“哒哒~~哒哒~~”

“住手!~”

耳边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进而响起一声掷地有声的清冷骄喝。

抽打的鞭子停了下来。一道好似火焰般鲜艳的身影从马匹上翻身跃下,来到了奴隶队列的跟前。

沐离虚弱的匍匐在地上,头面紧贴着地上的青石,在他的视线里,只能看到一双绣工精细的小蛮靴,外加一节红艳艳轻轻摇曳的丝织裙摆。

“你在干什么,想打死他么!~”

曼妙的声音再次响起,沐离努力的想要掀开沉重的眼皮看清这个在最后关头救下自己的人是谁。可惜,他的身体实在太虚弱了,连睁开眼皮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像是一具尸体似的瘫在地上,单凭一双耳朵,细细倾听着那个天籁般的仙音。

“原来是殷二小姐呀。手下人不懂事,不知是哪里开罪了二小姐,说与在下,张某给您出气。”

张涛,战狼佣兵团中两个副团长之一,是这次押送奴隶的带头人。

红衣少女的出现,立即吸引了周围街上人的诸多目光。战狼佣兵团在天罪城可是数一数二的大佣兵团,鲜少有人敢当街和他们生事。看热闹的人不禁悄然向着这一边靠拢过来。

殷红玉身穿一袭曼妙红裙,勾勒出窈窕有致的躯线,朝气蓬勃,青春无限。在殷红玉的身边,一个同样二八芳华的朴素白衣少女,轻纱遮面,相伴左右。如果说红裙的殷红玉热辣似火,那么这个跟她一起的白衣少女就像是阳春白雪,清冷的好似不食人间烟火的寒宫仙子。

白衣少女静静的站在殷红玉身边,目光微微下移看向倒在地上浑身伤痕的沐离身上。沐离脊背上那些触目惊心的鞭痕,使得他背上的血肉皮开肉绽,血肉模糊,少女清秀的眉头不禁微微皱起。

“张副团长,这批奴隶可是我们殷家已经付过钱的。既然付过钱,人就是我们殷家的了。你这样肆意殴打,草菅人命,损害的可是我殷家的利益啊。~”

殷红玉娇蛮的道。

“二小姐说的是,都怪张某御下不严,您大人不记小人过,还请您多多见谅。”张涛笑脸相迎,献媚道,“来啊,把这个不长眼的东西拉下去,抽一百鞭子给二小姐出气。”

话罢,押解奴隶的队伍中立即走出两个身披铁甲的佣兵,把刚刚那个挥鞭殴打沐离的佣兵拉了下去。

那人自知今天倒了霉运,随手惩罚一个卑贱的奴隶居然也会惹祸上身。心中虽是不忿,可是在天罪城这种地方,拳头大就是王法。面对殷红玉的苛责,这个锅,他只能默默的背了。

“二小姐,如此处置您可否满意。”拉下去了打人的佣兵,张涛笑着对殷红玉说道。

“哼~”

殷红玉娇蛮的冷哼一声,“我今天还有事要办,懒得和你废话。这些奴隶快些送到格斗场那边去,要是敢少了一个,让你们战狼佣兵团吃不了兜着走。”

“是是,二小姐放心。保证一个也少不了。”张涛附和道。

“飞儿,我们走吧。”

殷红玉不在去看张涛,亲热的拉起身边的白衣少女,反身朝她们各自的马匹走去。二女翻身上马,马鞭轻扬,朝着天罪城出城的城门的方向绝尘而去。

“殷二小姐么~……”

背上的伤口火辣辣的疼痛,沐离的身体一阵阵痉挛,虚弱和疲惫潮水般涌来,他再也坚持不住了。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事了,人群散去。战狼佣兵团的人押解着长长的奴隶队伍继续前进。有了殷红玉的干涉,昏死过去的沐离并没有被他们抛‘尸’荒野,一并带着朝殷家的格斗场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