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承赔着笑脸说:“这位朋友,我赢承有眼不识泰山,今天这事都是因为误会引起的,我听信别人谗言,误认为有家舞狮队抢生意,所以……”

张劲哼哼一笑说:“我还是那句话,以德服人。”

“别!别!我说实话!”一听这四个字。赢承差点吐血,头皮一阵发麻,手臂更是火辣酸痛各种酸爽。

麻痹这四个字简直要老命了!

“其实就是听说朋友是位大金主,昨晚四处借关公狮要重排舞狮的戏份,然后我财迷心窍,借了个理由来找茬,看看能不能再……谁知朋友身手了得,我,我心服口服,这事都怨我。我愿意承担所有的损失。”

嗯,这才是正确的认错态度嘛。

张劲挑了挑眉毛,从招真强手里接过一张明细单,“打算赔多少?”

赢承弱弱的说:“有多少赔多少。成不?”

“行,看在你态度诚恳的份上,按单子上数目打个八五折吧。”

赢承闻言接过明细单,就一眼,哎哟我娘咧,差点没晕过去。“朋友,这,这有点太多了吧?”

张劲敲着桌子说:“多么?我几十口人被你打伤,几台重要设备被你徒弟损坏,还有一名重要管理层受伤,你知不知耽误一天拍戏进度亏损多少?”

赢承无语了,心里对徒弟们那个恨啊,尼玛你们打人就行了,还砸啥设备啊,一台设备值你们小半年收入啊。

坑死老子喽!

几个和事佬一看这架势,均在心里冷笑不已。

你赢承在唐人街作威作福十几年,今儿也该出出血了。

赢承向这几位打眼色,那意思:哥几个,帮帮忙啊!

其中一个轻咳两声说:“赢老哥,人家年轻人创业不容易,你这么闹实在有点说不过去,这样吧,我帮你承担五分之一的损失,算三分利息如何?”

“我承担五分之二吧,也是三分利息。”

“呃,我也承担五分之一,三分。”

“噗~”赢承感觉喉咙一阵发甜,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握了个大草,哥几个咱们可是几十年的交情啊,你们是来做和事佬的,不是特么来捅刀子的!

几个和事佬落井下石,赢承苦逼逼的签了赔款合同,当天下午派人把支票送了过来。

至此之后,赢承一病不起,威赫武馆生意愈发冷清,据说后来赢承卖掉武馆,带着一家返回台弯老家了。

“啧啧,这钱来的真快!”招真强看着支票说:“早知道他给钱这么痛快的话,应该多添几台设备进去。”

张劲苦笑道:“拜托,差不多意思一下就行了,你要是写的数目多了,那老家伙会跟你玩命的!”

韦佳辉说:“还是阿劲你手段了得,以德服人,亏你想的出来。”

“《功夫皇帝方世玉》里雷老虎的专属词。”张劲撇撇嘴,然后对曾丽珍说:“珍姐,要不要再休息几天?”

曾丽珍摇头说:“我的都是外伤,没什么大碍的,我们抓紧去弗洛伦萨吧,毕竟你和六叔的赌约只剩下一周了。”

曾丽珍如此为自己考虑,张劲心情大好,一拍大腿说:“好,等这事忙完,回头给珍姐补个大红包。”

“还有我们呢!”韦佳辉和招真强异口同声。

“擦,你们不说我差点忘了,上午那段戏拍完的效果还没看呢!”(未完待续。)

ps:谢谢各位的月票、打赏支持,今晚还有三章。sf0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