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这事回头再说吧。”张劲恶汗一把,心说真要把陈老师请来,劲女郎还不被丫一锅端啊。绝壁不行!

休息了五分钟后,两人继续忙碌splay大业,这次陈韶华学乖了,充分发挥出“导演”的魄力,待在固定摄影机后一动不动,遇到张劲打出酷毙的动作立刻叫停,抱着相机一阵猛拍,只把张劲折腾的够呛,一套八极拳“八大开”连贯动作愣是掰成了几十次才打完。

“刚才那个动作叫什么?”

“阎王三点手。”

“这个呢?”陈韶华依着印象比划,张劲回答。

“霸王硬折缰。”

“还有这个。”

“猛虎硬爬山……”张劲最后无奈道:“韶华,等照片洗出来,你挨个问成不,时间不早了,咱们该回酒店了。”

“好吧。”陈韶华这才意犹未尽的收拾东西,当然,她只负责收拾一些小物件,摄影机什么的还得张劲一个人扛,谁让他是爷们呢。

酒店最大的包间内,张劲两人扛着机器回来时,韦佳辉正在剪片,曾丽珍和招真强两人带队在外面进行拍摄。

“阿劲,过来看看我剪的成不成?”

韦佳辉刚剪完的戏份是:罗马唐人街大佬朱有贵店面开业,齐浩南站在店面门口看舞狮的画面。

“这段不行,必须重拍!”张劲指着画面说:“谁舞的狮?动作过于呆板了,要什么青狮啊,开业什么的起码要金狮才喜庆!”

“当地武馆请来的。”韦佳辉有些尴尬说:“是这边华人中舞狮最高水平了。”

“哎!”张劲扶额:“朱有贵当年是和齐乔正在码头打拼过来的,做社团生意最讲究个面子,他有在罗马唐人街打造一个尖东的决心,这狮子的气势太弱,和他的野心不匹配。”

韦佳辉挠挠头说:“好吧,明天我去联系武馆,让他们重新拍一组。”

张劲一摆手说:“算了,别折腾了,你让人弄一套金狮来,明天我来舞狮!”

“你舞狮?”韦佳辉诧异的很。

“嗯。”张劲点头说:“小时候和大哥没少被家里逼着学这套,呵呵,那时候他舞狮头,我舞狮尾来着。”

陈韶华眨眨眼,“你都从来没讲过。”

张劲嘿嘿一笑说:“你不知道的东西多着呢,辉哥,先把这段镜头剪一下。”

张劲说着将在斗兽场的胶片递过去。

“我看看先。”韦佳辉接过来塞进机器。

陈韶华拿出便携摄影机的胶片,补充说:“还有这个一起混剪,我去洗相片。”

“搞什么啊,不就是一封信嘛。”韦佳辉吐槽,可是等他开了机器,看到里边张劲模仿《猛龙过江》画面后,整个人都惊呆的说不出话来——

ps:月底这几天调整状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