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正在喝酒的韦佳辉直接喷了。

招真强没好气地说:“没看峰哥在烦着呢,你还开这种玩笑。”

游大志开口说:“电影可不是电视剧,里边规矩多着呢,我们做了这么多年电视,还没敢说涉足电影圈,你倒是上进心十足。”

言下之意在座各位都是你的前辈,这种好事还轮不到你。

谁知杜奇峰却认了真,“剧本在哪,快让我看看。”

张劲说:“今天没带来,峰哥不妨给我留个私人号码,改天拿给你过目。”

“唔……”杜奇峰有些失望,不过还是很痛快的留下了个人联系方式。

酒局进行到这儿,基本也算是结束了,六个人又闲聊了几句,最后招真强买单各回各家。

回到家中后,张劲一直处于兴奋状态,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死活睡不着,最后干脆爬起来找出纸笔,借着昏暗的灯光,在纸上写了《阿郎的故事》五个字。

没错,就是《阿郎的故事》。

别看这是一部文艺片,却既赚足了大家的眼泪,也赚了3000万票房,直∝♀,接刷新了文艺片在港埠一蹶不振的格局,光凭这点,张劲就佩服死黄白鸣,老黄绝对是悲情文艺片的好手,《搭错车》、《何必有我》、《阿郎的故事》哪一部不是捞钱刷逼格的好片?

“可惜现在我要经验没经验,要人脉没人脉,否则……哎,能混个编剧就不错了,要啥自行车啊!”

张劲想过了,即使他现在不写《阿郎的故事》,人家黄白鸣最迟几个月后也会搞出来,与其那样还不如抢先捞点好处,通过砸剧本混脸熟、刷逼格、攒人脉貌似是他目前能想到的最好办法。

既然想了就去做,张劲提笔开撸……剧本。

半个小时后,张劲手腕酸疼,关节打颤,加上白天没有休息好,又喝了点小酒,剧本才写了两页纸,就哈欠连天累的跟那啥一样,直接爬桌子上睡着了。

第二天,张劲还是被砸门声惊醒的。

一身黑色套装打扮的陈韶华站在门外,较之往常的休闲清纯多了几份干练的气质,张劲禁不住多看了两眼。

陈韶华捏着鼻子,有些嫌弃的说:“看什么呢,咦~一身酒臭,昨晚你没洗澡啊。”

张劲揉着发胀的额头,“你打扮成这样准备做什么?”

“喂,你不会又忘记了吧!”陈韶华气呼呼的说:“昨晚你回来说,今天一起去《绝代双骄》剧组采访啊。”

“呃,sorry,给我五分钟洗刷。”张劲迷迷糊糊的说。

陈韶华捏着鼻子说:“别忘记洗澡!”

“我家没浴室啊。”

“去我家,哎呀,再磨蹭时间不够了!”

……

一个小时后,两人在制作部见到正在开会的招真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