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八区小说网>玄幻魔法>妻逢对手,总裁请接招> 第174章 锦绣的事情 是我对不起卫家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74章 锦绣的事情 是我对不起卫家(1 / 2)

短短的三天,卫锦绣死了,李静瑶也死了,连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没有了。(⊥)

她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她人生最大的坎坷褴。

昔日的恋人,反目成仇,生母死在自己的眼前,那血淋漓的场面,她现在还记忆犹新。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医院,也不知道那人站在后面,看了她多久。

但是她都无力再想了鲎。

有时候想的越多,错的越多。

人生的选项,她又一次做了错误的选择,abcd那么多,她快要不及格了,怎么办?

李静瑶的葬礼,只有温佳人和温佳琪两人,当温佳人捧着冰冷的骨灰盒,走在东郊墓地的时候,天空飘起了穴。

她穿着黑色的衣服,脸色跟天空一样阴沉,温佳琪跟在她的后面,不住呷泣,她却没有哭,一滴眼泪也没有留。

她想起了爸爸死的那个冬天,也是如今天一般,天气冷到极点,她的手捧着骨灰盒,毫无知觉。

踩着薄雪,她走到了温建义的墓地旁边,规规整整的跪在温建业的墓前,她低声,“爸,我带着妈妈来陪你了,不管她以前犯了什么错,去了那边,你都原谅她好不好?”

万籁俱静,回答她的,只有温佳琪的哭泣,还有落雪的簌簌声。

温佳琪匍匐在她的后面,艰难的挪到她的身边,哭泣着缩在她的身边,“姐姐,我很害怕,我真的好怕……”

她哭的哽咽,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温佳人摇头,“有什么好怕的?左右不过是一条命罢了!”

温佳琪泪流满面,“姐姐,你说,爸爸在天上,为什么没有保护我们,为什么我们还落的这般下场?”

温佳人脸色寡淡,“或许,爸爸的目的,就是让我们还债!”

“还债?”温佳琪不解,泪眼迷离的看着温佳人。

温佳人摇摇头,扶着温佳琪起身,抬眸,就看见了不远处的一个丧葬队伍。

她以为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这么大阵势的丧葬队伍,想来死的人,一定是特别的人物。

站在那里看着穴飞舞,那丧葬队伍离他们越来越近,终于,她在为首的人物中,看见了一个熟识的面孔,小齐。

他是卫锦默的助理,以前的时候,跟她也有不少接触。

定定的看着温佳人,小齐助理低声,“温小姐,卫总派我来帮忙,你们看,有没有什么用得上我的地方?”

温佳人没有说话,温佳琪就已经上前,点头道,“需要,很需要,这里就只有我和姐姐,可是我们买了公墓,连请丧葬队伍的钱都没有了……”

温佳人低头,细碎的穴,挂在她浓密的睫毛上,给她苍白的脸色,镀了一层冰晶般的脆弱之感。

小齐助理了然的点头,将一切吩咐的井井有条。

温佳琪感谢的看着他,“齐助理,锦默他现在,还好吗?”

齐助理摇头,“不太好,总裁他,将自己关在屋子里面,他总是觉得,自己不够关心锦绣小姐,这才让锦绣小姐出了这样的事情!”

温佳人不说话,眼神迷离,大概齐助理觉得提起卫锦绣,会让温佳人不肯,咳嗽两声转移话题道,“对了,温小姐,你们挑的墓地在哪里?”

温佳琪过去,将墓地指给他看,剩下的一切,全部由齐助理一手操持。

温佳人忽然又想起了温建业死的时候,卫锦默作为她的未婚夫,算是温家的半个儿子,那个时候,温建业的葬礼,也是他一手操持。

等所有的事情结束,这一天已经悄无声息的过去,温佳人身体僵硬,黑色的衣服包裹着她纤瘦的身体,她在雪中,步履不稳。

回到了市里,齐助理欲言又止。

温佳人抬眸看他,“齐助理,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齐助理点点头,接着从钱夹中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温佳人道,“卫总说了,能帮你们的,他只能帮到这里,这里面的钱,算是他对你们姐妹的补偿!”

温佳人不说话,温佳琪脸色瞬间惨白,她摇头,“锦默这是什么意思?他是不是以后

都不见我们了?姐姐没有救锦绣,所以他生气了?”

齐助理为难,“不是这样,其实卫总,卫总他只是说,若是看见你们经济上有困难,再让我拿出这张卡!”

温佳人点头,温佳琪蹙眉,“我现在找了份钢琴家教的工作,我们不会穷太久的!”

齐助理笑而不语。

温佳人低声,“拿着吧,佳琪,现在我们用的上!”

温佳琪看了温佳人一眼,咬唇点头,接着伸出双手接下了那张银行卡。

卡上的金额,是五百万,虽然不多,可是足够她们支撑很大一阵子了。

温佳人回到出租屋的时候,漂亮的小洋楼外面,坐着一个西装有些皱巴的男子。

他一见她回来,立刻站起了身。

温佳人沉默,薄炎飞,明明是咫尺的距离,却已经天涯。

“你是来,拿离婚协议给我签的么?”她冷淡的声音,从风雪中飘入他的耳朵。

顾云寒摇头,“我说过,我不会离婚,虽然我不知道,这中间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但是我可以指天发誓,我绝对没有雇人伤害伯母!”

温佳人不理会他,仿佛没有听见他的话一般,淡漠的往屋内走。

他上前,一把拽住了她的手,眸光深沉,“七七,你能不能试着相信我?”

温佳人摇头,“我说过,你和卫锦默,我一个也不相信!就算我误会了你十件事情,可是十件事情里面,总有一件是真实的,顾云寒,不要再纠缠下去了,放手!”

她面无表情的说道。

他拧眉,深深的看着她,“七七,你要我怎么说,你才能相信我,就算我瞒着你一些事情,可是那些都是为了让你不受伤害!”

温佳人抬眸,脸色平静,“那你看,我现在免受伤害了吗?”

顾云寒不说话,只是皱眉,温佳人低头,看着他拽着自己手的大手,“放手!”

她再次重复了一遍,顾云寒却不管不顾,摁着她的脑袋,就强吻起来。

温佳人被迫,扬起了下巴,他的唇夹杂着风雪的味道,在她的唇瓣上辗转反侧。

穴落在她苍白的脸上,融化成了一片湿痕。她没有挣扎,只是从黑色的外套里面,抽出了匕首,锋利的匕首刺入了他的小腹。

他脸色蓦地一变,从她唇上移开,低头看见了自己小腹的位置。

鲜血汩汩流出,殷红的液体落在耀眼的白雪上,形成了夺目的颜色对比。

他拧眉不说话,她淡淡的抽回了匕首,血液喷涌,他捂着小腹的位置后退几步。

温佳人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漠,只有手中那边染血的匕首证明,刚刚一把刀确实她捅的。

她不冷不热的道,“你和卫锦默,不要以为我好欺负,兔子急了也会咬人……”

她转身进屋,在关门之前,丢给他一句冷冰冰的话语,“劝你,赶紧去医院。这一刀虽然不致命,但是血流多了,也会死!”

她关好房门,不理会外面那挺拔的男人,此刻已经佝偻起了背。

走进屋子,温佳琪已经将窗帘拉好,淡绿色的灯光,照耀的整个屋子,绿意盎然。

屋内的温度,和屋外整整差了二十多度。

屋内温暖如春,屋外却是天寒地冻。

温佳人疲倦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温佳琪熟练的洗米择菜。

以前的时候,这个小丫头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可是现在……

她起身,帮温佳琪煮饭。

温佳琪因为哭的太多的原因,眼睛到现在还是红红的,她一边将西红柿切片,一边低低的道,“姐姐,你能不能,能不能……”

她吞吞吐吐。

温佳人平静的看着她,“你想要我去看看卫锦默?”

温佳琪点头,温佳人抿唇,“既然担心他,你怎么不自己去?”

温佳琪惨淡的垂眸,“他现在想要看见的人,应该是你,姐姐,只要你跟他说一句对不起,我想……”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