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钱……”李静瑶的喉中,发出低哑的声响,破铜一般让温佳人心惊。

她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前什么?”

李静瑶抬起手,指了指洗手间窗户的位置。温佳人走了过去,见那里放了一个香皂盒,她捡起香皂盒,盒底粘着一张用黑色防水布包裹的银行卡,见那银行卡的老旧程度,估计是十年前的了褴。

她抿唇,拿着银行卡走了出去,“妈,这是你的私房钱吗?”

李静瑶不说话,呆呆的盯着她,甚至唇角的地方还流出口水鲎。

温佳人皱眉,蹲在她的身边,帮她擦拭了嘴角,“妈,这钱是顾家的吧?我们不能用顾家的钱,我帮你还回顾家,好不好?”

李静瑶跟着顾天驰多年,不可能从顾天驰那里一分钱没有拿到,所以温佳人理所当然的以为,这是她从顾天驰那里得来的私房钱。

李静瑶吱呜出声,一把将银行卡推在温佳人的胸口,“温,温,温建……”

温佳人霍的起身,“爸爸?这是爸爸的钱?”

李静瑶僵硬的点头,温佳人不知道,这卡里究竟有多少钱,但是她想,能让李静瑶忽然清醒成这样,定然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可是为什么不贴身放着,而要藏在洗手间里面呢?她是不是担心,有什么人将这笔钱抢走?

她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将钱藏在了洗手间的香皂盒下面呢?

站在那里沉默片刻,温佳人上前蹲在李静瑶的身前,“妈,你告诉我,过去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好不好?”

李静瑶脸色发白,闭上眼睛,温佳人低声,“这笔钱,是不是关系到爸爸和卫家的仇恨?”

李静瑶闭了闭眼睛,代表她说的没错,温佳人再接再厉,“那顾家呢?究竟是怎么回事?顾天驰为什么会染上艾滋病,您又为什么被丢进了疯人院?医生说您浑身都是被虐待的痕迹……”

李静瑶倏然惊恐起来,仿佛想起了恐怖的过往,她尖叫声恐怖无比,那难听的声音仿佛从地狱传来。接着她双眼狰狞,伸手就掐住了温佳人的脖子。

温佳人措手不及,被掐的脸色发白,她拿着银行卡的手,想要去推李静瑶,可是李静瑶发疯的时候,力大无比,她竟然一时半会儿没有办法推开她。

窒息的感觉,让温佳人惶恐起来,清眸溢出泪水,她痛苦的看着李静瑶,秀眉紧紧蹙着。

李静瑶看着她的泪水,倏然之间再次尖叫,她仿佛被温佳人的眼泪灼烫,失心疯般的起身,发出野兽般的惊悚嘶吼,跑出了病房。

温佳人颈项间的地方,被掐出了淤青色的指印,她刚刚获得空气,就朝着外面追去。

李静瑶跑的很快,看见所有人都发出刺耳的尖叫,所有人都被她吓住,没有一个人敢靠近。

这里本来就是精神科的专属医院,遇见这样的病人,医院立刻启动了应急方案。

温佳人还没有追上李静瑶,就看见一个个手持电棍的保卫,将疯狂失常状态的李静瑶,包围了起来。

他们严阵以待,看样子李静瑶要是再不束手就擒,他们就会用无力将她制服。

温佳人摇头,快速的上前,拦住了站在她前面的一个保卫,“不要伤害她,我求求你们不要伤害我妈,她只是一时受了刺激,我拜托你们让开,让我跟她好好说话——”

可是温佳人的话,根本没有人肯听,那些人只是将包围圈缩小,逐渐的朝着李静瑶逼去。

温佳人看见,李静瑶的猩眸之中,已经出现了狰狞之色,果然当第一个保卫冲上前的时候,李静瑶已经率先死口咬住了那保卫的手腕。

保卫尖叫一声,温佳人摇头,眼睁睁的看着后面剩下的保卫,将电棍对准了李静瑶。

电棍释放出电压,李静瑶被电的瑟瑟发抖,旁边的保卫又是一棍子打在了她的膝盖处,她身体一软,摔倒在地上,口吐白沫四肢抽、搐。

温佳人瞠大眼睛,看着自己的母亲已经失去了反抗能力,而那些保卫似乎还没有放过她的意思,电棍仍旧朝着她的身体招架而来。

温佳人尖叫一声,“不要——”

她扑上前,护住了李静瑶,带着弱电的棍子,狠狠一下击打在了她的后背,她张嘴吐出一口鲜血。

李静瑶在她的身下昏倒,她口中全部腥甜,抬眸,看着将她们包围的保卫,一字一顿,“不要伤害我妈……”

那保卫有些不耐烦,“小姐,麻烦你看好你的家属,她上次已经咬伤了一个医生,这次又咬伤了我的同事,您这样让我们很为难!”

温佳人点头,“你们不追究我妈咬伤了你的同事,那么我也不追究,你们打了我的事情……”

保卫愣了愣,聚在一起商量,大概觉得这件事情,还是私了了事,于是都不再有异议。

大概是听见了这边的动静,夏医生带着护工,推了轮椅过来。

他们一见温佳人卧在地上护着李静瑶的狼狈模样,顿时吓了一跳。

“温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他们欺负你了?”夏医生皱眉,疑惑的扫视了那些保卫一眼。

温佳人摇头,“跟他们没有关系,是我妈,我妈的病又犯了,夏医生,您能帮我联系曲教授吗?”

曲教授是夏天的博导,也是精神科的泰山北斗,李静瑶的病能够有所好转,就多亏了曲教授。

夏天点头,立刻开始联系曲教授,护工帮温佳人将李静瑶抬上轮椅,一行人回到了病房。

温佳人忧心无比,不住的低头看着自己身下的地方,见并没有血大量出来,她这才小心翼翼,一步步挪回病房。

李静瑶又被绑在了病床上,温佳人苍白的脸颊上,沾染了血迹,衣服上全部都是灰尘,而那白皙的颈项上,是触目惊心的指印。

夏天看着她的样子,紧紧的拧起了眉头,“温小姐,你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温佳人摇头,“我没事,麻烦你先帮我妈做下检查,我去个洗手间!”

她站起身,去了洗砸,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忍不住伸手,抚上了自己的小腹。

宝宝,千万不要有事,千万不要……

裤子上面,还是有一些暗红的血渍,但是流血不多,应该没有问题。

上一次她去医院检查,医生了也问了她前面一个女生,有没有流血,那女生说有,后来医生给了一些药,看样子,并不是十分严重。

她清洗了一下,又换了身干净的衣服,看着她放在洗手台上的银行卡,微微蹙眉。

这钱,到底是哪儿来的?

她将银行卡收好,打算等李静瑶的基础检查完毕,出去一趟。

李静瑶的基础检查还没有做完,她就醒了过来。

这一次犯病之后,她似乎又陷入了谁也不认识的状况,谁敢靠近,她就逮谁咬谁。

所以检查做的艰难无比,她跟着护工将她安顿好之后,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都湿透了。

但是她留在这里的,已经没有别的衣服,连身上这套,还是上次帮李静瑶洗澡弄湿了之后,换下放在这里。

护工看着她疲惫的模样,安慰的道,“温小姐,你先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你放心好了!”

温佳人点点头,疲惫的起身,走出医院一阵凉风吹来,她冷的瑟缩。

不知不觉,已经入冬了,她身上这套薄的秋衫,自然抵御不了这刺骨寒风。

从小到大,她就害怕过冬,大概是她生在如火七月的原因,跟冬天犯冲。

后来爸爸在最冷的时候去世,那个时候她哭的双眼红肿,双手捧着骨灰盒,刺骨的寒风,将她的手指头冻得红肿不堪,她的眼泪滴滴坠落。

这个时候她还记得,那种孤苦无依的感受,飘着穴的寒风中,她和佳琪哭泣的声音,十分无助。

而不远处忙碌着的亲戚,并不见有几人是真心难受,反而聚在一起磕着瓜子寒暄,似乎父亲的去世给了他们一个聚餐的借口。

从那以后,她就跟自家的亲戚,甚少往来,嫁入卫家之后,更是断了所有联系。

走在冷风中,温佳人微微仰头,风吹的她的发丝,迷了她清亮的眼睛。

迎面走来一个阿玛尼西装的男子,男子双手插在裤袋,胳膊跟她不经意的撞了一下。

她微微颔首,表示歉意,甚至没有看清那男子的容貌,就面无表情的离去。

男子有些意外,挑眉一笑,这一撞他是故意的,目的只是邂逅这漂亮的女生。

可是似乎,人家根本没有正眼瞧她。

温佳人离开医院之后,就去附近找了一家三甲医院,开了单子检查,接着等候结果。

医生告诉她,她有流产症状,必须按时服药,卧床静养,切忌不能劳累和情绪太过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