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太后仿佛陷入往事之中,闭上眼睛,“那个女人,吞安眠药之后,我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她,自然就没有人发现她出事,也不会有人送她去医院抢救,等我确定她真的死透了,这才叫了救护车……”

顾云寒双拳紧握,眼眸猩红,额头青筋暴跳起来,他很想很想杀了这个恶毒的老太婆。

可是他不能动手,他若是动手,他就输了。

他苦心经营的一切,就会化为泡影。

越生气的时候,他越是要笑,阴森森的笑,让别人害怕的笑。

顾太后盯着他,觉得奇怪,“你笑什么?”

顾云寒摇头,“奶奶,您资产转移的那个公司,叫做什么?”

顾太后一扭头,表示不愿意说。

她怎么可能将这样的机密,告诉顾云寒呢?那是她最后的希望了,她和孙子最后的希望。

顾云寒见她不语,也不勉强,低低的道,“bc公司,是一家以电子科技为主,从不跟大陆有生意往来的上市融资公司!”

顾太后脸色顿时煞白,她心脏险些停止工作,眼看着那电脑显示屏上,她的心跳在刹那间变成了直接,她浑身颤抖。

“你,你……”她嗫嚅着说不出话。

顾云寒直起腰身,“奶奶,我还有一个身份,忘记告诉您,bc公司的最大股东,也是bc集团的创始人,神秘的angel——”

他顿了顿,冷魅一笑,“女士——”

顾太后面如死灰,挣扎着想要起身,“怎么,怎么,怎么可能……”

顾云寒笑的温柔无比,“奶奶您真大意,您忘记我母亲的英文名字叫什么了吗?”

顾太后喘息,眼看着出气多,进气少,眼睛不住的上翻。

是啊,那个女人的英文名字,就叫做angel,可是这世间叫angel的数以万计,她怎么会想到,是那个早就死去多年的女人。

顾云寒再次上前,离近了她一些,“奶奶,bc公司的中文名字,其实叫做报仇!不过您之所以挑上这家公司,一点也不意外,因为这家公司惦记您很久了!”

顾太后脸色惨白,身体僵硬,她眼看着又被气的犯病,顾云寒却如没有看见一般,淡淡的道,“差点忘记,奶奶你还有个心愿未了!不是一直想要找我的初恋,那个叫做刘可的女孩儿吗?现在我把她给你带来了,希望你看见她的时候,不要激动!”

他朝着外面打了一个响指,孔羙灵趾高气昂的走进,她双手环胸站在顾云寒的身边,端的是金童女玉,光芒无限。

顾太后已经气到挣扎不得,脸色煞白的盯着孔羙灵,孔羙灵微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做刘可,因为担心被顾太后找到,所以秉着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地方的原则,化名孔羙灵,来到您老的身边!”

她上前,烟波温柔的看着顾太后,“顾太后,您这样可不好哦,口歪鼻斜,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中风了……”

顾太后紧咬牙关,脸色惨白如纸,旁边的危急报警器响了起来,这代表病人的生命特征正在弱化。

云寒脸色平静,“奶奶,还有最后一件事情,我得告诉你,这样你死了也会抱憾终身……”

他淡漠的起身,拿了那份dna检验报告,摊开了放在顾太后的眼前,“看见了吗?您最疼爱的大孙子,顾云赐,dna跟我和顾云恒,不太吻合。可是我们进入顾家之前,都做过dna对比鉴定,奶奶你说,问题出在哪里?”

顾太后抓紧了身下的床单,咆哮起来,“不——”

她似乎用尽了最后的力气,眼珠爆出,脸色惨白如纸,那龟裂的嘴唇,也如中毒了般隐约发紫。

顾云寒摇头,“真是可怜,守护了一辈子的孙子,竟然是个野种!唯一可能继承香火的老二,也被你拉去做了绝育手术……”

他鄙夷的看着她,静静的盯着她在死亡线上挣扎,低声说道,“我一直觉得,做顾家的子孙,是件很丢脸的事情。所以早在我妈死的时候,我就决定,不管我能不能报仇,我都要改掉自己的姓氏。从今以后,我不姓顾,我姓苏,苏婉的苏。所以奶奶,顾家绝后了——”

顾太后气绝,瞪大了眼睛,不甘心的看着天花板。旁边的机器上面显示,她的心跳已经越来越慢,最后滴一声,变作了一根毫无起伏的直线。

顾云寒静静的看着她,看着她狰狞的面孔,想起了她的话。

“那个女人,吞安眠药之后,我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她,自然就没有人发现她出事,也不会有人送她去医院抢救,等我确定她真的死透了,这才叫了救护车……”

他静静的坐着,静静的看着,任由她没有丝毫抢救的机会,死透了这才大喊,“来人,来人,我奶奶不行了,救救她,快救救她啊……”

最后一句声嘶力竭,究竟有几分真,几分假,连他自己都分辨不清楚。

他凤眸猩红,紧紧的咬着牙关,仿佛在承受着世间最大的痛苦。

清俊的脸上,挂着一行冰冷的泪,他挺拔的身体,有些瑟瑟发抖。

他气死了他的奶奶,他终于报仇,气死了这个杀害云笙的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