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云寒冷笑,“您老了,记心不好,我也不怪你。(∞无弹窗小说)但是我得提醒你,您的大孙子已经坐牢,二孙子还在我手中,你要是想要他们令命,最好乖乖的将我妈的遗物交出来……”

顾太后咳嗽起来,她脸色通红,憋的出气不顺,平静了半响,她才咬牙切齿的道,“顾云寒,不要以为你赢了,我老婆子没死,我过去的势力还在!”

顾云寒摇头,啧啧的鄙夷道,“您可真是不服老,您知道帝豪倒了之后,我重建了广厦集团,您以前的肱骨之臣,是怎么出卖你只为了加入广厦么?”

顾太后气的更厉害,别着头,不理会顾云寒。

顾云寒低声,“我保全您的颜面,没有将你的丑事传播出去,否则你以为,你还能安安稳稳的躺在高等病房!”

顾太后蓦地回头,却觉得脑袋一阵眩晕,她脸色铁青,眼光锐利的盯着顾云寒,“我说过,我没有输!我实话告诉你,顾云寒!在你行动之前,我已经看破了你的诡计,所以提早将帝豪一部分资产,转移到了国外的一家公司。那些钱,足够我的云赐东山再起!”

顾云寒抿着唇笑,低气压的眼神,凉凉的盯着顾太后,“国外的哪家公司,敢这么胆大,接受你转移的不明资产?鲎”

“哼,是你何叔叔介绍的一家上市公司!”终于说到顾太后扬眉吐气的地方,她冷冷一笑,讥讽的看着顾云寒。

“上市公司?你就不怕,人家黑吃黑让你有去无回?”顾云寒调侃的说道。

顾太后嗤之以鼻,“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龌蹉不堪,见钱眼开?”

顾云寒咬牙切齿,“为什么你从来不相信我和云笙,我们没有想要争夺顾家的财产!”

顾太后闭眼冷笑,“不是为了顾家财产,你现在是在做什么?狼心狗肺的东西,若不是顾家,你们一家三口全部喂了野狗!”

顾云寒盯着顾太后,有些无奈,半响才站起身道,“好吧,废话少说!我妈的遗物,换你孙子的一条命,你自己选吧!”

顾太后睁开眼睛,“你妈的遗物,我可以给你,但是我凭什么相信,你会放了云赐!”

“我以为,你会想要我放过顾云恒!”顾云寒低低的笑着。

顾太后愤懑,“那个已经成了太监的废物,你最好早点杀了他!”

顾云寒回头看她,笑容嘲讽,“在你的眼里,你的亲孙子不是废物,就是狼心狗肺……”

顾太后不置可否。

顾云寒点头,“我可以放过顾云赐,但是只能保证他不死,至于他要在牢里呆多久,就要看他自己的本事了!”

顾太后神色一变,但是想到,只要他安危没事,她病愈之后就一样能够周、旋,让他提早出来。

缓慢点头,顾太后冷冷的道,“我要如何相信你的话?”

“我拿我母亲的灵魂发誓,要是我骗了你,对顾云赐动手,那么让我妈在天不能安宁,生生世世都遇上顾天驰这种烂人!”顾云寒咬牙切齿的道。

顾太后抬眸,平静的看着他,这个时候,她只能选择相信他。

再说,那个女人的遗物,没有任何价值,她早都看过了,不过是一些儿女情长的日记。

沉默了半响,顾太后这才低声,“你妈的东西,我藏在了老爷子遗像的夹层里,你打开的时候,不要弄坏了你爷爷的遗像!”

顾云寒不说话,起身给老宅的下人打了一个电话,十分钟之后,那边回话过来,果真在里面找到了母亲的东西。

他挂了电话,揉揉自己的眉心,“奶奶,都到了这个时候,你告诉我一句实话,我妈真的是吞安眠药自杀的么?”

顾太后冷笑,“当然,她受不了李静瑶勾、引了她的丈夫,所以自杀了!”

顾云寒菲薄的唇,紧紧抿起,“一个女人,抛下未成年的两个孩子自杀,她怎么就那么狠心——”

顾太后冷笑不语,顾云寒抬头,“奶奶,您又骗了我!”

顾太后脸色蓦地一变,顾云寒阴测测的道,“云笙死的时候,跟我说,妈妈不是自杀的,是被您逼死的,您还想骗我到什么时候?”

顾太后不说话,脸色却十分难看,鼻子上插着的氧气管,因为激动氤氲了雾气,她忽然就想起了顾云笙躺

在医院的时候,也如她这般无力。

心里有不好的预感,她抬头,“这里四周都是我的眼线,你最好不要乱来!”

顾云寒摇头,“我怎么会乱来,我只要奶奶你承认,逼死了我的母亲,有那么难吗?”

顾太后冷笑,“你以为,你母亲不是因为李静瑶而死,你就可以跟温家的丫头,毫无芥蒂的在一起?简直是痴人说梦!”

顾云寒眯眸,“我只是想知道真相,若是李静瑶真的是罪魁祸首,那么我不会放过她!”

顾太后默了一默,淡淡的道,“真相,就是她生日的时候找了李静瑶,李静瑶不仅侮辱了她,还打了她耳光。她忍无可忍,去找天驰,天驰根本不肯见她,她一气之下,就自杀了……”

顾云寒再次咬牙,“那为什么,云笙说是你害死了我妈?”

他近乎咆哮的开口,这残忍的真相……

他丝毫不怀疑顾太后的话,因为那个时候的他,已经有了深刻的记忆,确实看见自己的母亲,哭哭啼啼回家,脸颊上还带着被扇肿的手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