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身,阔步走到温佳人的身边,他一把攥住了她的手,将她紧紧的钳固进怀中,用力往后一推,温佳人的后背抵在了冰冷的墙壁上。

她来不及惊呼,就被顾云笙低头吻住了唇瓣。

温佳人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切,大概是酒喝的太多的缘故,她竟然听见了自己心跳如擂鼓的声音。

察觉到她的双腿颤

抖,顾云笙从这女人笨拙的反应看出,这竟然是她的初吻。

心里抑制不住的开心起来,他在她的唇瓣上辗转反侧,钳固着她双手的大手,也逐渐温柔了力道,那修长的大手甚至转移到她的后脑勺,轻轻的托住。

直到他的长舌撬动自己的贝齿,温佳人这才反应过来,扬手一个响亮的耳光扇在了顾云笙的脸上,她的指甲将他的俊脸,划出了一道清晰的血痕。

她的心无法抑制的紧张跳动,她捂着自己的胸口,脸色红的可以滴血,转头跑进了包厢里面,拿起自己的手袋就飞快的跑了出去,头也不回。

方天和秦雨织一起追了出来,两人看见顾云笙明显挨了一个耳光的脸颊,愣在那里。

顾云笙一言不发,方天上前,“哥们,虽然温七妹子是我表弟媳妇,但是我这个人一向帮理不相亲,不过这一回你太激进了,吓跑了人家……”

看着方天的嘴巴一张一合,顾云笙想起刚刚吻住温佳人唇瓣时候,那美好的滋味,有些不耐烦。

“闭嘴!”他怒道。

方天闭上嘴巴愣在那里,顾云笙走进包房,拿了自己的车钥匙,转身离开。

方天在后面大喊,“四少,你的胳膊有伤,还不能开车——”

顾云笙仿佛没有听见般,头也不回。

温佳人提着手袋,走在外面,感觉到了夜风的丝丝凉意。

一开始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个顾云笙居心不良,可是一路相处下来,她竟然还是没有划清自己跟他的界限。

可是要怎么划清?

从公司的事情上,他对自己的帮助,再到佳琪被绑架的事情,她欠他的,实在太多太多。她不能过河拆桥,刚刚用完他,就将他丢在一边。

肩上挎着自己单肩包,她希望能够在这里,遇见一辆出租车,可是刚刚站定,旁边就飞窜出一辆黑色路虎。

车窗降下,露出了顾云笙那张被她无意间划伤的俊脸,淡漠的盯着她,仿佛刚刚强吻她的那个人,并不是他。

一字一顿,面无表情的道,“上车!”

温佳人有些犹豫,经过了刚刚的事情,她必须得跟他保持距离吧?

似乎看出了她的犹豫,顾云笙冷笑,“放心好了,这样的事情以后不会再发生,你滚回去跟你的丈夫好好过日子吧,我不会再打扰你!”

温佳人抿唇,秀眉微微蹙起,不知为何,听见这样的话,她心里竟然有些酸楚。

打开后排上车,她正襟危坐,直到车子一路驶向了水映豪廷,她这才放心一些。

顾云笙依旧面无表情,路上一句话没有,盯着后视镜,他冷漠的道,“滚吧!”

温佳人抿唇,生气的下车,头也不回的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被强吻的人是她,应该生气的人也是她吧,真不明白,顾云笙究竟在气什么。

回到家里,不出意外,卫锦默还没有回来,倒是桌子上一堆的剩菜,还原封不动的放在那里。

她认命的收拾桌子,将剩菜全部放进冰箱,洗好碗筷,又将家里收拾了一遍,这才洗浴之后上、床。

已经凌晨三点多了,她一晚上没睡,倒是毫无睡意。

------------------------------------------------------------------------------------------------------------------------------------------------------------------------------------------------------------------------------

PS:第二更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