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八区小说网>科幻灵异>俘惑> 49第48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49第48章(1 / 2)

第四十八章

暮色低垂,盛夏已悄悄降临,整片天空都是赤红。可书房内却昏暗一片,季长风说完便侧身倒了床上,空气有一瞬间凝滞,秦凉微微叹了一声,便起身走了出去。

季长风平躺床上,双眸却空洞盯着天花板,天花板中央是一面镜子,干净镜面可以看到他神色越绷越紧,唇线紧抿,不由地握紧了身侧手。

凭着季长风性子,秦凉这一走,恐怕是今生今世,相见无期了。

他俊朗侧脸昏暗灯光中晦暗不明,过了一会儿,他突然坐了起来,紧随而至便是一阵阵噼里啪啦声响。秦凉闻声忙赶过来,诧异望着满地狼藉,破碎杯子、屏幕碎裂天价手机、台灯、书……横七竖八躺着。

靠床头男人,胸腔剧烈起伏着,深吸了一口气淡淡扫了她一眼,俊朗眉目却失了先前戾气,声音却冰冷如常:“给你五分钟,趁我反悔之前滚出去。”

季长风是真怕自己反悔,毕竟他见过秦凉蹙着眉冒着一额头汗,梦里喊着白墨名字样子,“臭黑土……”虽然不怎么好听,但听他耳里却异样刺耳,这样绰号他却从来没拥有过,从小到大,也许是他与生俱来气场,身边同学不敢随便给他取外号,都是季长风季长风叫,而哥哥季奕霖不同,长辈们特别疼他,从小就“宝宝”“宝宝”算是家长们心里至宝。

他也是真想过放她走,他这样人从来就不适合拥有,一旦拥有,他就会贪心,便想要霸道占为己有。对于他想要人、或者事物,只有两个结果,得到便霸占,得不到便摧毁。

秦凉突然笑着越过满地狼藉,床一侧慢慢陷了下去,她纤细白嫩手举着白色药瓶递给他,说:“我去给你拿胃药。我不走,我哪儿都不去。”

季长风猛然抬头,眼底闪过欣喜一瞬即逝,他只沉声问:“你听不懂?”

秦凉脸上笑意未减,说:“我说我不走,你也听不懂?”

接下去,便是很长久沉默,两人都没有说话。

秦凉穿着睡衣,刚刚才洗完澡,没有穿胸衣,很明显可以瞧见胸前微微突起,对面男人目不转睛盯着她,秦凉低头一瞧,顿时脸色涨通红,低咒一声:“色*狼!”

季长风握着拳抵唇前,干干咳嗽了一声,一时间眼神竟不知往哪儿放?

一起这么久,两人倒是第一次显得这么尴尬,秦凉不是家里没穿过睡衣,季长风也不是没见过,这静下来仔细端详倒是第一次。

秦凉立马放下瓶子,倒了一杯水给他就急匆匆走出去了。

季长风看着她急促背影脸色蓦然一变,立马脱口而出:“小心!”

紧随而至便是秦凉一声尖叫:“啊——”

季长风脸色陡然一沉,忙翻身下床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嫩白脚底板扎着一片不大不小玻璃碎渣滓,殷红鲜血顺着脚底低落白色地板上,彷如一朵绚烂娇艳花朵,刺扎眼。

邹铭领着家庭医生几乎是第一时间冲进公寓里。

秦凉躺床上低低呻*吟着,邹铭是第一次瞧见季长风坐床侧,有些手足无措轻声耳语安慰着:“宝贝,忍一忍,医生很就来了。”

也许是真疼难受,邹铭几乎可以看见秦凉眼底卷起浓浓雾气。

他立马让医生上前查看:“先生,医生到了。”

邹铭看见季长风长长松了一口气,额上冒着薄汗,扫过他眼神是冰冷,仿佛还谴责他迟了那么久,邹铭小声嗫嚅了声:“连闯了几个红灯,明天那些个条*子估计要请我喝茶了。”

秦凉已经疼出了一脑门子冷汗,医生速用镊子夹出那块玻璃,说:“伤口有些深,量不要碰水,两天换一次药。”说完又小声嘀咕了句:“得多大劲啊,扎那么深?”

“那洗澡怎么办?”秦凉红着脸问,现是夏天,一天不洗她都有些吃不消。

医生只淡淡说了一个字:“擦。”

季长风低声哄了两句:“你睡会儿,我去放水,给你擦一边。”

秦凉脱口道:“不要!”

“嗯?”季长风弯下腰凑近了几分,灼灼热气撒她四周,沉声说:“不要我?要谁?”

秦凉心知他一定是误会了,忙解释:“不是……”不知该怎么解释,害羞瞥了眼,边上医生跟邹铭。

邹铭忙识趣带着医生欲离去:“夫人您好好养伤,先生,我们先走了。”

刚刚欲转身离去,余光就撇到季长风脚正流着汨汨鲜血,他心下一惊:“先生,您手流血……”

季长风刚刚收拾地上残渣是不小心割到,现说起来,倒有些痛,他罢了罢手,“没事。”

秦凉这才注意到,忙坐起身子:“你也扎到了?一起躺下,让刘医生给我们包扎!”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