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八区小说网>科幻灵异>俘惑> 44第43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44第43章(1 / 2)

整个宴会厅灯火辉煌,大厅顶部亮着纷繁复杂地水晶吊灯,闪着熠熠光芒,空气中静静地流淌着音乐如泉水一般滑过秦凉心,满场宾客云集,来都是一些上流社会人士西装革履、光鲜亮丽穿梭人群中。

秦凉想过千百种跟他重逢场景:也许是像上一次一样,商厦内偶遇,匆匆地擦肩而过;也许两人还能淡淡相视一笑,礼貌问一句:“你过得好么?”也许两人会当做从不曾认识过,那段漫长岁月仿佛不曾存般淡淡撇一眼至此老死不相往来。

她想过千百种,每想一种,心便痛一分。

如果可以,她宁愿相见不如怀念,又一次赤*裸裸提醒自己曾经那段痴傻岁月,便觉得这世界无望。

从来没想过会分开人,现竟会是这么陌生,拜伦曾说过:假使多年以后,我们会再相遇,该如何致候:以沉默或眼泪。

还有当年读晏几道那首: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

几回魂梦与君同,秦凉念到这首词时候还心底嗤笑:不就做个梦么。可谁知,这几年来,她只做过一回关于白墨梦,还是遇见季长风之后。

辛琪见她怔愣着发呆,捅了捅她手肘,无奈翻了个白眼,说:“别找了人去厕所了,赶紧带你们家款爷去别处坐。”

“我为什么要躲着他?”秦凉低着头,闷闷说。

“不是你躲着他!”辛琪哀叹一声:“姑奶奶,有些话我早就想跟你说了,原先忍着没说,我问你,你为什么嫁给季长风?!”

秦凉侧头瞧那边望去,季长风鹤立鸡群站人群中,身姿挺拔,陆陆续续有女宾客妖娆贴上去,他都礼貌拒绝,然后又耐心站那边等她回去,神态自若瞧不出丝毫不耐。

秦凉视线重回到辛琪身上,却始终没有开口。

“季长风帅还是白墨帅?”随后辛琪冷冷勾了勾嘴角,也不顾她回不回答,继续说:“我看着差不多,本来长也差不多,不过我瞅着还是款爷帅一点。”

辛琪说完,门口处便响起了一阵喧哗声,仪式开始了,邹父挽着邹婷站宴会厅门口,周子腾站司仪一侧,秦凉离周子腾不远,依稀可以看得见他颧骨处还留有一些乌青,他大概算是她见过第一个脸上带着伤结婚郎吧。

季长风终于朝她们走来,一手自然搭她腰上,问:“聊什么?这么久?”

秦凉低着头没说话,辛琪忙笑着说:“啊哈哈哈……款爷,那个正商量着呢,实抱歉哈,都怪我们当初没说清楚,婷婷不知道我跟圆圆带男朋友来……”

辛琪话没说完,谁知,身后突然有人打断:“季先生怎么还没入座?腾哥特意交代过,您跟嫂子位置这儿。”

是酒店经理:“这不是还空着呢嘛,季先生请坐。”

辛琪半张脸顿时黑了下去,张嘴欲解释,季长风已经长腿一迈坐了下去,说:“仪式开始了,先坐吧,我们一会儿就回去。”

秦凉始终都没有说话,脸上表情淡淡,看不出丝毫情绪,季长风小时候外面野性大,刚送回家时候,别说站坐礼仪,吃饭都是用手抓。后来,季母一点一点教他站有站相,坐有坐相。可是学龄前那段时间是小孩子学东西,思想也是根深蒂固,一直到成人,他都喜欢一手搭着隔壁椅背,一手把玩着打火机,翘着二郎腿,一副吊儿郎当又洒脱不羁样子,一直到后来,被季母几次敲打到脚都肿了才慢慢□回来。

季长风几乎没看台上,一直都盯着秦凉看,秦凉被他瞧有些尴尬,便狠狠掐了他一下,小声问道:“看我干吗!”

季长风今晚特别怪异,也不说话,就一直盯着她看,一看她脸色有些不对就立马问道:“怎么了?”

秦凉无语冲他翻了个白眼:“你别这么盯着我看行不?别人以为你神经病呢。”

其实那时候,秦凉真没明白季长风心里是怎么想,还以为是刚刚跟辛琪话被他听见了,莫名竟然有些心虚。

“周子腾先生,请问您是否愿意娶邹婷小姐为妻,按照圣经教训与他同住,神面前和她结为一体,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她,直到离开这世界”

整个宴会厅是司仪朗朗回旋誓词,秦凉心底不住喟叹。

耳边突然响起一道低低声音:“你这黑土,怎么去那么久。”是白墨当年室友。

秦凉猛然抬头便装进那双熟悉又缱绻眸底,曾经那双眸子充斥着热血激情,现却只余深邃一抹,淡淡望着她,周身嗡嗡嘈杂细碎人声仿佛都安静下来,一头干净短发,好像比以前成熟了。

她小脸干净白皙一如从前,那双澄澈有神眸子仿佛蒙上了一层淡淡雾气,一如大四毕业那年,早晨盛开学校花坛里还带着雾气洁白纯净栀子花,那场大雨,把那些栀子花也打七零八落,奄奄一息。

辛琪一脸懊恼拍了拍额头,低声袁媛耳侧说:“邹婷搞什么鬼?嫌日子过太清闲?”

其实,季长风跟白墨没有辛琪说那么像,季长风成熟跟稳健是白墨无法比拟,要说像也只是那双眼睛跟轮廓吧,辛琪只能心底暗暗祈祷,季长风对自己长相不那么敏感。

这一桌吃很沉默,舞台上热闹一片,是做游戏时间。

秦凉鞠了捧水狠狠往自己脸上泼去,辛琪紧随其后,倚着厕所门连连啧声,“啧啧啧……这是洗脸呢还是洗脑呢?”

秦凉双手撑着洗手台,认真得盯着镜子里自己看了很久,说:“琪琪,我想一个人待会。”

辛琪一怔,骂骂咧咧转过身,嗤道:“自作孽不可活,不作死就不会死。”却被站门口男人吓了一跳没好气道:“白医生,男厕那边。”

白墨不以为意,微微颔首道:“我等她。”

辛琪却突然啐了口烦躁地说:“一群神经病!”说完就踩着高跟鞋大步流星往宴会厅走。

白墨往前踱了两步,倚着女厕门,盯着镜子前女人,低声说道:“还不出来?”

声音一如往常,听秦凉却想哭,眼眶直泛酸,想了很多遍场景,她发现其实也就是普普通通老朋友相遇而已,她就站洗手台前,不挪动一步,字字清晰,没有她以为艰难:“你回来了。”

“是啊,我回来了。”白墨嘴角勾着笑,陌生而又熟悉。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