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你知道吗?在咱们家,有一道菜是永远的禁忌!”

福隐儿一愣“啊?孩儿……不知道……”

“就是翡翠虾丸汤……一道名菜,但是却永远在咱们家的菜谱上消失了!”

“你知道是为什么吗?”富慧盯着福隐儿问道。

福隐儿有点紧张他琢磨了一会还是开口说道“是不是……跟……琥珀姨娘有关?”

“嗯?谁跟你说过这件事?谁这么大的胆子?我早就下过命令了,你二十岁之前不让你知道这件事儿的!”富慧眼睛都立起来了。

“不是……大娘别生气……不是有人告诉我!是我偶然间听小丫头们说道的,您也别问是哪一个小丫头了,反正我已经知道了一些,但是具体什么事情我真的不太懂!”

富慧叹了一口气“这种事情啊!从古至今大宅门里就不少,想藏也藏不住的!”

“你应该知道大娘的身份吧?八旗大姓富察氏福康安的后代,我跟慈禧也能算上表姐妹呢!”

“我和你父亲相识很意外,那是通过你舅舅的关系,但是我能嫁给你父亲,其实靠的是朝廷的推手!”

“没错,我其实就是清朝打入肖家的细作,包括十二钗他们也都是细作,听我的号令!”

“我受命于两宫太后,目的就是要笼络住你父亲的心,让他老老实实的给大清国当忠臣,而且还希望我们磨掉他身上的性子!”

“哈哈……是啊,我们就是一群奸细!”

“但是谁能想到呢?你父亲就是这么有魔力,不光没让我们控制了,反而让他勾走了我们的心!”

“琥珀啊!其实就是朝廷发现我们有点离心离德了,派人来害我们的一个牺牲品!”

富慧把当年在塘沽老宅里面翡翠虾丸汤的案子给福隐儿详细的说了一遍,这里面的曲折离奇让福隐儿瞠目结舌!

“原来是这样啊!琥珀姨娘最早也是受害者啊!那么最后琥珀姨娘怎么变成丫环嘴里的坏人了呢?琥珀姨娘去哪里了呢?”

富慧用手帕擦了擦眼泪“哎……这女人啊!就是善妒,遇到事情了想不开!”

“他遇害了,没有了生育能力!结果反而因妒生恨……重新接受了慈禧的秘密任务,她在内宅里给我们这些女人投毒……”

“她要让我们也都生不出孩子来啊……”

“啊!”福隐儿惊呼一声“该死!这个琥珀该死!她在什么地方,就应该下大狱!”

富慧摇了摇头“在什么地方?早就见阎王爷了……不是我做的,但是你也不要再问了,她已经死了!”

“知道了吗!这就是最深的仇恨,比你亲娘年轻时候受的那点委屈厉害万倍!”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谁想剥夺他们当母亲的权利,那就是她的生死仇敌!”

“你亲娘和朝廷之间的血仇是永远无法调和的!虽然是慈禧造的孽,但是这个账是要算在清朝头上的!”

“孩子……我问你!听到这件旧事儿了,你还准备给载淳神仙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