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凌天嘴角翘起一个弧度,眼睛露出一种极轻蔑的神色来。

他缓缓转身,往大门口走去,每踏一步,比他刹那间五剑杀五人的时候更慎重。

肖幂面露得意之色,跟在任凌天身后,以为再无人敢拦。

就在他们距离大门不足二米之时,变故再起。

倏然之间,数十道白光像数十只白色的鸟,从门口迎面向任凌天****而来。

那不是鸟,而是啐毒的暗器!

数十把暗器,骤打任凌天,任凌天若退,就只得退回大厅,继续被众人包围,所以任凌天并没有后退,反而迫进。

刹那间,他俯冲前进了一米,他前冲的时候,已迅速脱下上衣,露出赤精的上身,在急扑中,啐毒的暗器全被他上衣兜住卷祝

与此同时,门口处滚进一片刀光,有些卷向任凌天头部,有些刺向任凌天颈部,有些斩向任凌天****,有些劈向任凌天腹部,有些绞向任凌天双脚。

白光一晃而没,继而下来的是雪白的刀光,铺天而至!

剑光破刀光而入!

刀光顿止!剑光急闪了六下,地板上又洒上了热辣辣的鲜血,六个黑衣人,也就是六个暗影成员,捂住各自的致命伤口,倒在了血泊里。

刀卷任凌天头部的暗影二号,暗影三号,头部中剑!

剑刺任凌天颈部的暗影四号,暗影五号,颈部中剑!

刀斩任凌天****的暗影六号,暗影七号,****中剑!

只有刀绞任凌天腿部的暗影一号,轻功高强,危急关头,急退了开去。

他在后退之时,看见跟他一起出手的六人,一齐倒了下去。

要不是他亲眼看到,说出来给他听他也不会相信,他目瞪口呆,要不是他闪得快,他也倒下了!

暗影八号,霍地从大厅里闪出,他本来的任务是截断任凌天的退路,但是当他现身的时候,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只剩老大一个了。

他的任务已经不是要封锁任凌天的退路了,而是要自保。

任凌天看也没看他们一眼,冷电似的目光,扫了眼白宏图,冷冷道:“白家主,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吧1

白宏图眼中杀机四射,却没有行动,也没有回答。

“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辞......”任凌天话未说完,骤然背后急风袭来。

任凌天心头一凛,全力往前冲,剑往后刺出!

后背偷袭他的暗影一号闷哼一声,显然中了他一剑,但是他背后一凉,也挨了一记。

他前冲之势未止,大厅里倏然闪出一人!

此人以指代剑,二指击出,任凌天惊觉之时,胸膛已中指,二指直接穿胸而进,洞穿了他的心房!

洞穿他心房的人,正是白玉堂!

他大叫一声,噔噔后退了几步,脸色顿时惨白,他知道自己活不了。

十八岁之时,他就曾经身挂二十一道伤,终于把一个武功高他五倍的高手击杀,以后三十年,他便很少有负伤了。

他心中痛恨自己的大意,也痛恨自己小看了白玉堂,他早就该知道白玉堂的修为不俗,剑法更是精妙,但他在第一轮进攻时连毙五人,第二轮冲杀里又杀了六人,留下的二名暗影成员中,只有暗影一号让他有所忌惮,于是他集中注意力,八成都集中在了暗影一号身上。

可是他轻视了白玉堂,在暗影一号再次偷袭他时,他前冲得太快,被暗影刀锋扫中时,那一刹那,他又判断失误。

他以为最大的敌人在后面,只顾着俯冲,忘了大厅里还有一个神秘莫测的白玉堂,这才是最大的威胁。

所以他被白玉堂一招洞穿了心房,不甘地倒了下去......

(本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