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抓我干什么。”宁月香好半天,憋出这么一句话。

就算蔡萱真的是卧底警察好了,这些也真的是当地的傻警察好了,但是,这还是没法说明她为什么会被蔡萱挟持啊!

她发现自己在问出这句话之后,蔡萱沉默了一下。

就是这一瞬间的沉默,令她的心继续往谷底沉啊沉。

“我需要你的协助。”蔡萱如是回答。

但不知道为什么,宁月香背脊窜出一股冷气,就好像这个在耳边飘忽的声音饱含着难以想象的杀气。

没来由的她确信,蔡萱口中的所谓“协助”,恐怕是要用她的小命来做什么事!

毫无疑问啊,如果是很正常很安全的那种协助,直接跟她说不就好了,她又不是塔罗的杀手,也不是跟这些食人魔一伙的,只要蔡萱开诚布公的要求她协助,她肯定会尽力帮忙。

之所以会变成这样,肯定是因为蔡萱那种“协助”的条件是她不可能接受的,例如说,要她死。

“你……想要我做什么?”她的声音情不自禁的有些发颤,“有话好好说,你可不可以先放下刀。”

脖子上被架着一把刀子,随时有可能抛头颅洒热血,她的注意力都没办法集中了。

她只能摆出万事好商量的态度,先稳住蔡萱再说。

“对不起,我不能。”蔡萱说,“你是柏十三的女人,要抓到塔罗最可怕的‘死神’,就只有先抓住你。”

“不不不,你先给我等一下,谁说我是柏十三的女人了1这话槽点太多,宁月香实在不能当做没听到。

侮辱她的人格也就罢了,你怎么能连她的名节也侮辱了!

她都讨厌死柏十三了,怎么可能当他的女人!

不对,在此之前,她跟柏十三根本没有太多联系好吗!要说关系,也只是那家伙单方面的骚扰她的生活!她除了偶尔幻想一下亲手抓住这个国际级罪犯之外,根本连做梦都不想见到他!

“他如果不喜欢你,为什么要远渡重洋,花这么大手笔,就为了给你过生日。”蔡萱一句话就把宁月香给堵回去了。

仿佛在宁月香看来无比严肃绝对不能乱说的关键问题,在蔡萱看来根本是不容置疑的事实。

柏十三就是喜欢她,就是想对她好,就是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女人。

不管她自己承不承认。

只要她有危险,蔡萱相信柏十三一定会想尽办法来营救她,就算明知是警方设下的圈套,他也一定会来的。

可恼的是,宁月香自己居然也有一点点这么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