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389.第389章 终局(1 / 2)

宁月香突然发难,绊了蔡萱一个措手不及,同时陈岚猛扑过来,要助她制服蔡萱。

那些黑衣男人反应也很快,齐刷刷的瞄准她们。

月香呼吸一窒,其实她不是有意要还手的,毕竟蔡萱自称是卧底警察,她内心是想要协助警方逮捕这些罪犯的。

可是蔡萱要杀她,在被杀与自保之间,她只能选择自保。

如今情况紧急,她根本无暇细想,直接扑在地上,就地一滚,躲到餐桌后。

“莉夏1她大喝一声,见陈岚还在跟蔡萱缠斗,身边并没有遮掩物。

她不能袖手旁观,正要冲回去帮助陈岚,突然有人从后面抓住了她的手腕。她回头一看,是重新戴上白色面具的戴明月。

“还愣着干什么,快跑。”他抓起她的手就要往大门跑,似乎知道那些黑衣人并不会真的开枪。

“莉夏1她不要丢下自己的朋友。

“蒂娅,快走1陈岚头也不回的对她大喊,同时将蔡萱一脚踢翻,为她争取逃走的时间。

突然“砰”的几声响,不知是谁丢了几颗烟雾弹,整个大厅一瞬间充满了浓烟,还传来几声闷闷的怒骂。

枪声瞬间爆发,原本静观其变的宾客们一下子炸开了锅,争先恐后朝出口跑去,一时间场面混乱不堪。

凌乱的枪声,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到处响起的玻璃破碎声,敢来参加这种宴会的人岂会没点准备,霎时间各显神通,所有身上带着武器的人都加入了乱斗之中,应该有不少人试图趁乱打碎窗户逃出去。

戴明月带她逃的是正门方向,烟雾中她看不清前方,只能被他牵着跑,可是她记得,从这扇门出去之后还有一条长长的回廊,然后才是前厅,这段路……

果然他们刚到走廊上就遇到了几个黑衣警察,宁月香以为他也会拿出枪支跟对方战斗,结果他只是大喊了一声趴下,然后欺负对方听不懂中文,猛地拽着她伏在地上。

砰砰砰砰!

好像机关枪一样的扫射响起,宁月香立刻捂住耳朵,待一波枪击之后,她再看过去,那几个黑衣警察都被打成了破布条,血肉四溅。

坐在轮椅上的戴明泰抱着机枪现身,跟着他的还有几个身着西装的男人,是戴家人来了。

宁月香眼皮当即就是一跳,她怎么觉得自己还不如呆在大殿陪陈岚一起死呢,被食人魔家族给抓走,那是要被活活吃掉的,连个全尸都没有,下场不是更凄惨?

踏着一路尸山血海,她还是被戴明月给带了出来,然后就在她刚走出教堂没几步,突然“轰卤的一声巨响,教堂爆炸了!

轰轰轰轰轰!

还不止一颗炸弹,而是很多颗连环炸弹几乎在同一时间引爆了,炸药的威力几乎将整个教堂给炸上了天!

宁月香下意识一蹲,然后回过头,目瞪口呆的看着教堂在烈火中熊熊燃烧。

她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当即就要往回跑。

“你想死吗1戴明月一把抓住她。

“不——!我的朋友还在那里1陈岚还在教堂里面啊!

忽然哐当的一声轻响,好似一个铁球滚到了戴明泰的轮椅下面,然后又是一声骤不及防的爆破,竟然将戴明泰和他旁边的几个戴家人都炸飞了!

宁月香离得稍远,没怎么被波及,但也是灰头土脸,然后她听到一个熟悉轻佻的声音。

“蒂娅姐,生日快乐1

星星?!

她惊愕抬头,看到一个穿着正装的年轻人走来,戴了一个有白色星星图案的夸张面具,手里还把玩着一颗装有计时器的小炸弹,可不就是那炸弹魔星星吗!

说起来在参加宴会之前柏十三就把星星打发走了,好像是要他去做什么准备,可他为什么会在此时出现?

不对,刚才炸飞教堂的就是炸弹,威力那么巨大的炸弹,莫非也是出自星星的手笔?

难道柏十三白天嘱咐他的事,就是找个机会把教堂给炸了?!

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忽然节制的声音在她旁边响起:“哟,别乱动哦。”

她抬头一看,节制正拿着一把手枪,保险栓都打开了,不过不是瞄准她,而是对着戴明月的脑袋。

戴明月很识时务的举起双手,无辜眨眨眼睛,说:“这位大哥,看在我救了蒂娅的份上,没必要赶尽杀绝吧。”

宁月香一头黑线,想说你救我?你不是打算把我养肥再吃掉吗,这算是救?

不过节制可是个超级腹黑,无论他如何求饶,肯定不会放过他。

然而让她意外的是,戴明月摘下了面具,并对着节制用英文说了几句话,节制当即脸色微变,语气沉重的****了他一句。

戴明月说的那几句话用了很多专业词汇,宁月香实在没听懂,但节制说的她听懂了,他是说:你居然是那个博士。

博士吗?感觉是个跟戴明月不搭边的词汇,也许是指医生?

随后节制收起了枪,挥手道:“你走吧。”

他居然放过了戴明月。

戴明月深深的看了宁月香一眼,似乎在说我们还会再见的,然后他就轻飘飘的走了,丝毫不理会那些被炸伤,正躺在地上哀嚎的同伴。

“蒂娅姐,你没事就好了,死神哥很担心你这边呢。不过我就说蒂娅姐福大命大嘛,没这么容易死。”星星笑着说,手里那个小型炸弹还一抛一抛的,看得宁月香心惊肉跳。

“柏十三呢?”辗转反复还是落在塔罗杀手的手里,她也算认了,但是看到星星跟节制都出现了,唯独没有看到柏十三,她莫名有些不安。

“死神哥还在处理那边的事。唉,真没想到那个女人会做出这种事来。”星星不无遗憾的说着,伸手要拉她起来。

宁月香还是选择自己坚强的站起来。

星星指的应该是蔡萱吧,看来他们知道方才宴会上发生的事。

“星星……”

“别问我,这些都是愚者干的。我也不知道那家伙是怎么想的。我只是按照死神哥的要求,给你准备一场盛大的烟花而已。”

宁月香嘴角一抽,盛大的烟花,难道就是把她的生日宴连带上百名宾客还有她的朋友一起炸上天?

“星星,你带蒂娅先过去。”节制用手帕擦了擦枪,语气特别凝重,像是杀人的前奏。

“蒂娅姐,跟我走吧。”星星一指他来的方向,示意她跟上。

“他要做什么?”宁月香第一次听到节制那种语气。

“杀了那个女人啊,就是那个把警察都找来,拼命搞事的坏女人。”

宁月香心底一跳,我滴个乖乖,那些还真的是当地警察啊!这么说来,蔡萱真的是国际刑警安插在塔罗的卧底喽?

那难怪节制那么生气的样子,因为蔡萱是他的搭档啊,说不定还是他把蔡萱带进塔罗组织的,这算是引狼入室吧,所以蔡萱一败露,节制要负责亲手解决掉她。

不对,她为什么要站在塔罗的角度思考问题!

她应该想办法阻止节制杀蔡萱吧!

不过蔡萱刚刚挟持她,还想杀她来着,而且陈岚也是因此……从内心而言,她真恨不得把蔡萱碎尸万段。噢,也许蔡萱已经葬身火海了呢。

仅仅驻足的这么几秒钟,又有枪声传来,宁月香一回头,就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跑了过来。

虽然样子狼狈不堪,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是蔡萱!

怎么,节制居然没有拦下她?!

宁月香注意力全在蔡萱身上,枪声再度响起,她身后的星星应声而倒,她吓一跳,转头一看,居然是节制躲在暗处放的冷枪?!

这什么鬼!她已经彻底凌乱了好吗!

她退后一步,但蔡萱和节制一前一后的围堵住她,步步逼近,分明是不准备让她跑掉。

节制一手拿着枪,另一手抢了星星的炸弹,远远的丢了出去。蔡萱提着刀,早已红了眼睛,刀子还滴着血。她从火场冲出,华贵的礼裙早就破破烂烂,看上去更加凶神恶煞。

最关键是,这俩居然现在还是搭档得很默契!

难道说他们都是卧底?

可就算他们是卧底警察,她又不是杀手,为什么要围堵她啊!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1她真的要抓狂了。

“我不会让你成为‘恋人’的1癫狂的蔡萱突然大喊,目眦尽裂,“恋人是我!是我的!只有我能当‘恋人’1

“你在说什么,谁的恋人1宁月香也很懵啊,她第一个想到的是柏十三,难道说蔡萱也爱慕柏十三,认为她会成为柏十三的恋人,所以嫉妒成狂?

不是啊,蔡萱不是卧底警察吗!怎么又突然——

“‘恋人’是一个代号,你应该知道吧,No.6,The,Lovers.(恋人)”幸好节制还没疯掉,将容易误解的说法圆了回来。

宁月香依然一脸懵:“可是蔡萱不是警察吗,你们怎么还想……”居然还想在塔罗中多占一个席位,有没有搞错啊!

而且看蔡萱这副样子,明显对于“恋人”的执念已经远远超过了卧底警察的光荣使命感啊!

这人到底是杀手还是警察!

节制皱了眉,给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解释:“因为长期卧底任务,使她产生了双重人格,一个人格是国际刑警安插在我们这里的卧底,另一个人格则是现在这种纯粹嗜杀并追求极致的杀手。虽然她的杀手人格是主人格,卧底人格只能算作副人格,但因为这种不确定性,使得她不被组织接纳。”

宁月香目瞪口呆,居然还有这种事。

所以说刚才在教堂跟她说话的是副人格?而现在蔡萱已经切换回了主人格?!

一半杀手,一半警察,这不是彻彻底底的疯子吗。

“就算是这样,她也是我的搭档。”节制意外的还是个重情义的人,“我答应过会让她成为‘恋人’,所以在此之前,我不会让其他人得到‘恋人’这个代号。”

“可是我又不是‘恋人’。”

“你虽然不是,但是有人希望你是。”

“谁?”她愕然开口,几乎是下意识的说,“柏十三想让我加入塔罗?1莫非正巧就是要她取得恋人这个代号?

“没错,如果你死了,你就当不成恋人了。”

“等等你要是杀了我,柏十三绝不会放过你1她仓促之下竟然不小心用柏十三当挡箭牌。

节制果然犹豫了一下,是忌惮柏十三的名号。

死神真的不是那么好惹的,但他已经对星星动手了,星星也是死神的人,跟死神结仇在所难免,既然如此,多一个又有何妨。

“死神也是人,只要他不是不死之身,我们就能杀了他。”节制狞笑着,竟然疯狂到连死神都不怕。

这一对影帝影后组合看来都是彻彻底底的深井冰啊!

宁月香此时无心担心别人了,节制已经举起枪朝她走来。

难道说只能等死了吗?

念头飞转,依然快不过子弹,只听“砰”的一声枪响,她以为自己完蛋了,但没想到应声倒下的却是节制!

节制的脑门被射穿了一个血洞,后脑整个爆开了,绝对是死得不能再死。

这威力……是狙击弹!方向是,正面?!

她愕然回头,却见蔡萱拿着刀子朝她猛扑过来,显然是被血腥刺激得彻底疯掉了。

这里有狙击手在!

虽然不知道是哪方势力的狙击手,但是既然那个狙击手狙杀了节制,就很有可能把蔡萱也一起狙了,蔡萱为求自保必须要躲,眼前最好的一个挡枪板就是宁月香了!

月香大惊失色,再次对上蔡萱却不容她犯怵。

她退后半步,在蔡萱冲上来的时候左手准确的捏住她的手腕,然而蔡萱力大无穷,刀势不止,月香只来得及稍微侧身,那刀刃便贴着她的腰身划过。

嘶啦,刀子割破了她的紫色礼裙,在她的腰间留下一道很淡的血痕。

这疯女人是吃了兴奋剂吗!

月香感觉自己根本就制不住她,不得不用双手压住蔡萱的手腕,提膝朝对方撞去。疯子是不按常理出牌的,蔡萱竟然贴身欺了上来,一身血污就这么糊在了月香身上。她重心一歪,被蔡萱撞倒在地。

该死的高跟鞋。

“我不会让你成为恋人的1

蔡萱嘶吼一声,居然张嘴就朝月香的脖子咬来。

空着一只手不用,居然用牙!这疯子是属狗的吗!

月香可不想被人生吃,当即奋力挣扎起来,然而人家职业杀手不是吃素的,就算是疯了,那也是强大的疯子,根本不是三两下能反杀的。

她大致能推算出狙击手的位置,那狙击手用的是威力极为强大的爆破弹,如果这时候开枪,她跟蔡萱都要死。

她心急不已,夺不来蔡萱的刀子,却一眼瞥见了掉落在旁边的小型炸弹。

星星的炸弹,威力强大到足以将她们两个同时炸得尸骨无存。引爆器在星星手上,但炸弹这种东西,只要受到强烈撞击就会爆炸。

她脑子里冒出同归于尽的念头,左右是个死,倒不如拉一个杀人魔垫背,最起码没亏本!

她伸手就要去够那个炸弹,蔡萱也察觉到了她的念头,猛地扬起手,锋利的刀子就要切掉她的胳膊!

这一刀落下,就算切不断骨头也能把她钉在地上!

她咬紧牙关,反正躲不开,不管了,无论如何也要——

突然间她身上一轻,疯癫的蔡萱像个破布袋似的被丢了出去,然后她眼前一黑,来不及反应就落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

“放开我1

她根本就没看来人是谁,一心只想要用那颗炸弹大家一起同归于尽算了,于是毫不留手的朝对方攻击。

对方听到她的声音微微一颤,也不管她的小拳头打在身上有多疼,一把将她拽进怀里,紧紧的抱祝

在这个烧杀嘶喊,枪声不绝的乱战之夜,有一瞬间她觉得周遭的一切都静了下来,唯有那霸道得令人窒息的拥抱牢牢的拴住她的身子,不给她一丝逃走的空间。

这种强势得不讲理的抱法,还有鼻尖萦绕的枪械火药气息,居然让她觉得有那么一点点熟悉。

她愣了一下,然后就听到他压在她耳边呢喃的低语:

“别闹,你这个傻女人。”

他的声音沙哑而又低沉,像是几天几夜都没有休息过,嗓音被破坏得很严重,可那语气还是丝毫微变,她一下就听出来了。

铭瑾!是铭瑾?!

她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抬头想要好好的看他一眼,这时又是噗的一声,来自远方的狙击手射杀了正要逃走的蔡萱。

狙击手!对了,狙击手还在!铭瑾——!

她慌张得正要呼救,但他却连看都没看那两个被狙杀的人,一弯腰将她打横抱起,快步离开这个血腥的战常

狙击手并没有再开枪。

月香有些傻眼,被他抱着走过了两个巷子口才反应过来。

难道说那个狙击手是铭瑾的人?

是啊,一定是这样,要不然为什么会在关键时刻救了她呢。

远方的厮杀声渐渐弱了,她的心却格外不平静。

他拐进一个小巷,将她放在路边的木箱上,观察了一番周围,然后视线回到了她身上。

他今夜穿着一身黑色的风衣,眉目凉薄,冷酷决绝,一如初见时那般惊心。

清俊精致的五官,就像世间最完美的雕塑,昏黄灯光晕染下,润饰着他冷白的肤色,瘦削而高大的身躯立在她面前,仿若梦幻般让人难以置信。

那双肃杀的冷眸似乎无论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都没什么改变,但唯有在望着她的时候,冰雪尽融,眉眼只有望不尽的温柔,饱含千言万语要与她诉说。

是铭瑾,真的是他。

这不是在做梦吗?

她情不自禁的激动着,看到他熟悉的容颜,眼泪再度涌出,嗓子却哽住了,一句话都说不出。

他温柔的望着她,轻轻抬手,覆在她脸上,为她摘掉那紫色羽毛假面。

啊,面具。

她差点忘了。

作为“蒂娅”,她戴了一晚上的假面,就连刚才遇险的时候也还戴着面具呢,在他眼中,她应该是个戴了面具的神秘女才对。

不过他的眼神可不是这么说的。

看着她美若天仙的容颜,两行清泪梨花带雨,他的心一下子被融化了。

这个傻女人一声招呼不打就跑到这么远的地方,害得他万里迢迢连夜赶来,他这辈子就没有这么着急害怕过,窝了一肚子的火,可是在好不容易见到她之后,他连一句苛责抱怨都说不出,只有心疼。

他忍住将人儿抱紧的冲动,用指腹轻轻的拂去她脸上的泪痕,努力倾尽所有的温柔。

偏偏这个傻女人用那双水灵灵令人无比怜惜的大眼睛诱惑他还不够,还傻乎乎的抚摸他的脸,冒着傻气的问:

“你真的是铭瑾吗?不是别人伪装的?”

她居然怀疑他是别人伪装的,他的脸一下就黑了。

但这也不能怪她啊,她真是被人骗怕了,跟一堆狡猾又善于伪装的演帝杀手呆在一起,她不得不学着聪明一点。

“你见过别人伪装我?”他沉声问,真不知她这几天都遇到了什么,居然也会怀疑人了。

她摇了摇头,确实没有人伪装过她的铭瑾,但是可能性是有的啊,尤其是刚才戴家那只食人魔还跑来告诉她铭瑾会来,这会儿找个跟铭瑾很像的人飙飙演技什么的,她不就上当了吗。

他脸色一沉,要跟这个傻女人从头到尾解释一遍还要让她的智商能够理解,实在很麻烦。不过他想到一个很简单很快捷就能证明自己是裴铭瑾的方法。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